高瑞欣:不该被历史遗忘的烈士
日期:2020-11-24           来源:河北党史网



高瑞欣,1927年出生,1935年被父亲送入石佛小学读书,1941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冀中军区下属的抗属中学。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奉调延安中央军委机关一局。1947年西北野战军成立后,彭德怀在组建西北野战军司令部时,将高瑞欣调到作战科任参谋,从此跟随彭德怀身边主管文电起草、送阅等工作。1950年赴朝鲜志愿军司令部向彭德怀报到,被任命为司令部作战参谋。在侵朝美军一次针对志愿军首脑机关的轰炸中,与毛岸英一同牺牲在朝鲜战场上。

随着电视剧《毛岸英》的热播,全国人民大都知道了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侵朝美军一次针对志愿军首脑机关的轰炸中英勇牺牲。但和毛岸英一同牺牲,直到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通过手表辨别出毛岸英遗体才确认身份的另一牺牲者——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参谋高瑞欣。这个出生于河北省安国市石佛镇高街村的无名英雄,在以后的半个世纪中,却很少有人知道。

1950年10月朝鲜战争爆发,中央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支援朝鲜人民军作战,彭德怀临危受命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率军入朝。1950年11月上旬,高瑞欣接到彭德怀命其入朝的电令,顾不上临产的妻子,火速动身于11月17日赶到朝鲜志愿军司令部向彭德怀报到,随即被任命为司令部作战参谋。

美军在第一次战役失败后,麦克阿瑟于1950年11月24日宣布发起“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针对敌军部署和行动,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于21日下令在25日晚西线我志愿军向敌发起第二次反击战役。高瑞欣报到后顾不得喘口气就立即投入熟悉和掌握敌我情况的工作中。志司(志愿军司令部)办公室主任成普在延安时是军委一局副科长,高瑞欣在其领导下工作过,他同时还是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办公室的参谋有随成普来的龚杰、徐亩元,还有西北军政委员会来的杨风安,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和高瑞欣共六人,每天有两人昼夜值班。

在志愿军总部,高瑞欣和毛岸英年纪相仿,又都是新婚不久,许多地方谈得很投机,因此没过几天就成了好朋友。风趣幽默的副司令员洪学智曾开玩笑说“你们这俩后生这么投缘,想必上辈子就是兄弟吧?也真希望你俩这辈子再续前缘生生死死都在一起吧”。不想一语成谶,两天后,二人果真一起牺牲,真正成了生生死死在一起。

志愿军司令部于10月24日进驻位于平安北道昌成郡的大榆洞,此地距志愿军第一次战役10月25日首开记录歼敌1个营的两水洞20多公里。三三两两的居民点散落在东北、西南向的山沟内,西南沟口有东、西公路。此地是金属矿区,战争开始后已停产。原为矿工住宅的大榆洞和作为矿场办公人员的平房已空无一人。这排平房的右上方、矿洞的左上方有一独立铁皮顶木板墙大房子,原为矿山工具房。志司、志政机关进驻后,把这个大房子隔成三间,靠东一大间是彭德怀的办公室,正中一间是会议室,墙上挂着作战地图,房间放有一长形桌,桌上放有电话机,桌四周放有几把长条板凳,一些重要作战会议就在此召开。最西头隔成两小间,靠南墙一间是彭德怀的卧室。靠北墙一间是警卫通信值班室,昼夜有人值班,高瑞欣来了后几次在此值班。

志司作为志愿军的指挥机关,作战命令、战役指挥令等情报源源不断从这儿发出,每天发报机声、电话铃声不断,美军利用先进的电子测向仪侦察得知,即不断派飞机进行骚扰、空袭。11月24日,两架美军飞机到大榆洞上空盘旋侦察。邓华和洪学智副司令员敏锐地感到事态的严重,为保证彭德怀司令员和志司机关的安全,当晚部署了防空措施,规定25日7时起,除值班人员外,一律到防空矿洞待避,值班人员要在防空警报时离开办公室进防空洞。

11月25日7时前,大榆洞的志司机关除值班人员外,均进入防空洞待避。早饭后彭德怀仍如以往一样来办公室办公。不久防空警报响起,洪学智强拉硬拽把彭德怀拖进办公室西南50米处新开的防空洞内。但两三个小时后,敌机未来,毛岸英和高瑞欣从防空洞回到办公室与值班的成普、徐亩元谈当晚我军发起攻击的事。

11时,4架敌机飞到大榆洞上空,防空警报发出后,成普等4人立即离开办公室躲进防空洞,但敌机并未轰炸也未停留,而是径直向北方飞去,大家都以为敌机是奔鸭绿江大桥去了,虚惊一场,大家的警惕性随即就放下了,4个年轻人重又回到办公室。4架敌机在北边虚晃一枪后掉头又飞回来,待发现时飞机已飞临办公室上空,一时刺耳的防空警报齐鸣,徐亩元顾不得多想转身冲出办公室。成普紧随其后快速跑出室外,仰视空中,看到许多白色球点,即太阳光照耀下的凝固汽油弹,成普连喊不好,高声呼喊毛岸英、高瑞欣赶快出来。正靠近墙火炉处取暖的毛岸英和正对着南墙凝视壁上敌我态势图的高瑞欣离房门较远,他们听到成普的喊声回过神来时已来不及了,近百枚汽油弹纷纷在办公室四周落地,1000多摄氏度的高温烈火浓烟霎时吞没了木板房,成普浑身起火扑地翻滚,脱掉棉衣,脸被烧伤,幸免于难。

毛岸英和高瑞欣未能脱身而牺牲。本来11月25日这天,高瑞欣并无值班任务,他跑回办公室是因初到志司,急于了解熟悉敌情,默记敌我军番号、位置、行动等。警报解除后,志司管理处副处长张宗三指挥警卫排战士清理被烧毁的办公室,从灰烬中清出毛岸英、高瑞欣的遗骸,根据手表残骸判断出毛岸英遗体(当时办公室只有毛岸英有手表),让工兵制作两副棺木,装殓遗体安葬于北山坡上。墓前埋下刻有毛岸英、高瑞欣汉字的砖块作为标记。

彭德怀得悉毛岸英、高瑞欣遇难,悲痛、负疚万分,中午不吃饭,皱眉呆坐,思绪烦乱。下午他捉笔拟电稿准备上报军委,114个字的电文,时写时辍,写了一个多小时,报告了毛岸英和高瑞欣不幸牺牲的经过。

彭德怀写完致军委电后,又以志司名义致电西北军区,告知高瑞欣牺牲情况,指示西北军区领导:“高瑞欣同志在解放大西北的战争中是有贡献的,望军区向其亲属予以慰问”。张宗逊副司令员接到电报后,与甘泗琪副政委、阎揆要参谋长商议,鉴于李翠英已临近产期,决定暂时保密,待适当时机再告知她。高瑞欣罹难17天后女儿彦坤出生。又过了几个月,李翠英得悉丈夫牺牲噩耗,当即晕倒在地。

高瑞欣烈士牺牲两周年后的1952年11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与政治部联署发出了001号“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送到河北省安国县石佛镇高瑞欣之弟高子刚手中。高子刚手捧证书,全家人陷入深深的悲痛和缅怀之中。

1997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电视剧《毛泽东和他的儿子》,剧中出现高瑞欣与毛岸英初次见面时的画面,这是近半个世纪来高瑞欣首次出现在屏幕上。高彦坤写的回忆性文章《我的爸爸高瑞欣》,发表于《军事历史》1998年第4期。以后,王亚志又陆续在《军事历史》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壮志未展,英明长留——追述高瑞欣同学》、《与毛岸英合葬在一起的高瑞欣》等回忆文章。

这样,被世人遗忘近半个世纪的高瑞欣,才重新回到那一代人的记忆中,同时也让在共和国怀抱中长大的新一代认识了这个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终身奋斗,最后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和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牺牲在一起、埋葬在一起的无名英雄。


(作者:郭振山,赵世民)


[ 编辑:苏静    焦梦捷(实习)      责编:王宗志 ]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