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华:“老秃山”上的神炮指挥员
日期:2020-11-19           来源:河北党史网


刘建华,河北乐亭人。1927年出生。1948年9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9月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同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历任第39军115师炮兵第8连炮手、观测员、文书、班长、排长。1951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7月,在朝鲜战场黄海北道涟川郡的“老秃山”战斗中,深入敌后侦察指挥部队火炮摧毁敌人地堡群,为夺取战斗胜利做出贡献。1952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给他记一等功,1953年10月18日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193年10月21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

朝鲜战场黄海北道涟川郡上、下浦芳丘陵的无名高地,是“联合国军”在临津江西岸的突出防御阵地。由美军步兵第2师23团一个加强连防守。占据这一高地可俯瞰驿谷川两岸,是通往汉城的重要门户。

1952年初以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在这里与美军进行了三次激烈的争夺战,每次给敌人重大杀伤后,都主动撤出。因数度争夺和炮火轰击,制高点山头上早已草木不见,山头上的泥土也翻了一遍又一遍。敌人看到这光秃秃的山头就惊怕得很,故称这一无名高地为“老秃山”。

为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给敌人狠狠的打击,志愿军第39军决定再次向“老秃山”发起攻击。7月4日,第39军115师343团3连配属师侦察连的一个排,奉命攻击“老秃山”之敌。在39军115师8个炮兵连的支援下,侦察排分三路向“老秃山”实施突击,但因遭受敌人的顽强阻击,只有一路攻陷阵地,其余两路均告失利,不得不撤出战斗。占据“老秃山”的敌人,构筑了许多工事。其正面的大部分地堡被志愿军炮火摧毁后,又立即修复,并在反斜面山坡上修筑了大量的地堡,给志愿军的反击造成很大的障碍。

为了摸清敌人地堡工事状况,团长命令指挥排长刘建华带领报话员到敌前沿阵地查明敌人地堡情况,并潜伏于敌前沿阵地,指挥火炮摧毁敌之地堡。

7月14日晚,刘建华和报话员李保江在步兵侦察组的护送下,越过敌人的封锁线,前进至“老秃山”附近,经7个多小时,到达潜伏的目的地346.6高地。15日清晨,刘建华和李保江在离“老秃山”约500米处隐蔽好后,开始观察。“老秃山”反斜面袒露在眼前,敌人在约300平方米的阵地前沿,利用陡崖和不易被发现的死角,构筑了大小不一的22个地堡,以“梅花”形状散布于阵地前沿。在一座三面临沟的小山头上,构筑了一个大碉堡,目标特别明显,刘建华判断这是敌人的指挥部。天亮后,“老秃山”上敌人来往活动频繁,刘建华将敌人活动情况一一作了记录。

“擒贼先擒王”。刘建华决定以大碉堡为“试射点”,首先摧毁敌人的指挥所,然后轰击其余的地堡。刘建华绘完标图,做出攻击计划后,叫李保江向团指挥所汇报。团指挥所同意攻击计划后,李保江立即向炮兵发出口令,第一发炮弹落在大碉堡后100米处爆炸。刘建华立即向李保江示意:“减少两个表尺分划。”接着,第二发起弹在“老秃山”的棱线上爆炸,近了50米。刘建华判断,只要再增加一个表尺分划,就可命中大碉堡这个目标。8000米外属远程射击,炮弹的散布面大,仅试射两发炮弹,就能在百米内构成“夹叉”,按照炮兵射击规则,已经达到要求。只有像刘建华这样观察技术熟练的指挥员才能做到。

经过试射修正,强力的排炮射击开始。霎时间,一排排炮弹呼啸而来,正好在“梅花形”的碉堡中爆炸,两个碉堡连根拔起。刘建华娴熟地发出各种射击口令,一阵猛烈的炮火在敌人的碉堡群中爆炸。突然,报话机出故障了。原来是报话机的真空管使用时间大长,钨丝断了。没有报话机,就无法完成任务。刘建华与报话员只好返回部队更换报话机。就在返回自己阵地的路上,刘建华与李保江正巧遇上准备代替他们的另一个侦察小组。考虑自己亲自观察过敌阵地前沿情况,因而要求与侦察小组一起返回敌阵地前沿。经请示团指挥所同意,刘建华和李保江与侦察小组一起再次前往敌阵地前沿。

凌晨之后,雨越来越大。被炮弹轰击过的焦土上,到处是泥浆。因为下雨,敌人躲藏起来,照明弹已停止发射,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们两个人踏着泥泞的道路前进。他们将雨布缠裹在机器上,迅速地前进,有时冷不防跌进炸弹坑的水潭里,有时碰在尖利的岩石上,有时通过丛林,脸和手脚被芒刺划出了条条长长的血印。

当刘建华他们重新回到346.6高地面对“老秃山”的那片丛林时,天已快亮了。大雨刚停,林中到处落着水滴,他们又开始准备。刘建华知道,昨天的射击虽然命中率很高,但因雨后气温下降,这会影响射击的准确性。必须进行试射,检查射弹的偏差程度,进行修正。

清晨,“老秃山”上的敌人刚从碉堡出来。第一颗炮弹又“光临”了。炮弹在地堡群里爆炸,呆在地堡旁那个敌人滚到山谷里。他略微修正偏差,当第二发炮弹精确地击中目标时,他有了十足的把握。于是,他开始呼唤炮兵指挥所施行排炮射击。排炮浪潮般地涌来,震天动地,掩盖了一切。烟尘向高空升腾,凝聚成一片灰色的云幕,遮天蔽日。炸完“梅花形”碉堡以后,又转向另一群地堡。炮弹准确地落在敌人的阵地上爆炸,21个“梅花形”的碉堡群,全部被炮火摧毁。

刘建华正将注意力转向最后一个大碉堡时,突然传来坦克马达的声音。他用手肘一碰李保江,李保江便会意了。两辆重型坦克,沿着公路驶来,向“老秃山”上爬去。刘建华按照早已作好的坦克射击预案,向炮兵阵地发出口令。又一群炮弹破空而来,敌第一辆坦克的履带从齿轮上滚落下来,油箱燃烧起浓烈的烟火,坦克顿时瘫痪。第二辆坦克见状急忙扭头逃跑。指挥所命令火炮作扰乱射击,一分钟发射一发,不让敌人休息和整修工事。刘建华他们乘空隙得于短暂时间的休息。

这时,李保江突然发现几个美国士兵边跑边四下张望着进入那个大地堡,大地堡口上还有几个人拿着铁锹堆土。刘建华立即向李保江刚发出炮击口令,很快炮弹准确地落在大地堡中间爆炸,整个大地堡被炸飞。

下午2时30分,刘建华向指挥所报告:“摧毁碉堡22个,坦克1辆,毙敌50余名。”他绘画了一幅炮击效果的地图后,感到一阵无比的轻松。疲劳、困倦、饥饿向顿时他袭来。

7月17日晚上7时15分,“老秃山”的总攻战斗开始。为了防止敌人利用“老秃山”正面地堡进行顽抗,炮兵又根据刘建华标定的情况,进行10分钟火力急射。接着,早就埋伏在“老秃山”脚下的一个步兵分队,开始向山顶攻击。只用了10分钟就冲上山顶,仅以6个战士伤亡的代价,全歼美军步兵第2师23团的一个加强连,占领了阵地。

刘建华在“老秃山”战斗中,深入敌后观察,指挥火炮摧毁敌人地堡群,为夺取战斗胜利做出贡献。1952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给他记一等功;1953年10月18日,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称号。1953年10月21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


(撰稿者:朱李松系中共广东省和平县委党史研究室科员;王海静系中共河北省乐亭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 编辑:苏静    焦梦捷(实习)      责编:王宗志 ]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