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蕴瑞:名扬朝鲜战场的志愿军“智囊”
日期:2020-11-11           来源:河北党史网



王蕴瑞,原名王文田、王永瑞,河北巨鹿人。1931年12月参加宁都起义,加入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军作战参谋、挺进师参谋长、冀南军区参谋长、野战军纵队参谋长、志愿军参谋长、南京军区参谋长等职。曾参加过反“围剿”作战、百团大战、淮海战役、大西南剿匪等。他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优秀参谋长,他的才干引起了各级指战员的关注,成为名将们争夺的对象。1951年初,华北第二十兵团司令员杨成武率部参加抗美援朝之前,以“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为由,调王蕴瑞担任该兵团参谋长。可王蕴瑞即将上任之际,已率先入朝作战的第三兵团司令员陈赓找到周恩来,又将王蕴瑞改任为志愿军第三兵团参谋长。王蕴瑞不负众望,先后协助司令员陈赓、代司令员王近山等兵团领导,指挥了第五次战役和上甘岭战役,打出了军威国威,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的“一级国旗勋章”2枚、“二级国旗勋章”3枚。

1951年初,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经过4次战役的较量,交通、补给困难,部队减员较大且非常疲惫。中央军委决定再派两个兵团入朝,实行轮番作战。在陈赓的执意争取下,2月7日,王蕴瑞被中央军委任命为志愿军三兵团参谋长,协助司令员陈赓、副司令员王近山、副政治委员杜义德率三兵团下辖十二、十五、六十军入朝作战。出国前的准备时间仅有20多天,为了使部队尽快适应入朝作战,王蕴瑞连夜拟制临战训练计划,制定战前组织准备方案,并建议组织团以上干部集训,了解和掌握美军、南朝鲜军队的作战特点及朝鲜的地理状况。陈赓阅后,非常满意,并立刻签发,指示全兵团进入战前准备状态。经过短暂的集训,广大指战员提高了战术水平,树立了敢打必胜的信心。

1951年3月18日,三兵团秘密入朝。为了防止“联合国军”空袭,王蕴瑞与代司令员王近山商定,部队加强警戒和伪装,沿着崎岖的小路昼夜行军。由于组织有序,指挥得当,部队经过长途跋涉按时抵达预设地点。根据志愿军第五次战役部署,三兵团担任战役中央突击集团的任务。王蕴瑞认真分析敌情,并结合部队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作战部署建议:第一,以十五军配属炮兵第二十九团(两个营)沿临津江东岸直下涟川,歼敌后向金谷里方向发展进攻;第二,以十二军配属炮兵第二十八团、三十团一营及防坦克炮兵一部,由左赞洞全陈机洞地段,向法化洞、富兴洞方向突击,力争歼灭土耳其旅,而后与十五军会歼美三师;第三,以六十军由陈机洞至新兴洞地段向高元山、大松亭、化人峰、加齿项突击,割裂敌军联系,抗击、牵制美军,视情况前出金谷里,断敌退路,协同十二军、十五军歼灭被围之敌。王近山同意其建议,并要求部队之间要加强协同作战,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打好出国第一仗。

4月22日至6月10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朝鲜战场发动第五次战役。在战役中,王蕴瑞协助王近山指挥第三兵团发起攻击,一举突破“联合国军”防御线,向纵深发展,并割裂美军和南朝鲜军的联系,钳制美十军,使其不得东援。5月21日,接到志愿军司令部停止进攻、掩护主力部队北移休整的指示后,三兵团立刻采取收缩调整。5月23日,“联合国军”利用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补给困难,以重兵力实施多路反扑。因对敌人有计划的反扑估计不足,转移的组织计划不周密,加之执行掩护任务的一八○师麻痹大意、行动迟缓,以致被滞留敌后。王蕴瑞冒险指示主力顶住敌人的猛烈进攻,设法寻找一八○师。但连续两次接应未果,一八○师遭受重创。5月29日,主力部队继续北移,按计划撤至指定区域防御。

五次战役后,彭德怀司令员十分生气,责令三兵团做检讨。王蕴瑞主动承担责任,去志愿军司令部向彭德怀司令员汇报,并从组织指挥的角度查找问题,分析作战失利的原因:一是对敌人的作战特点认识不足,存在麻痹大意的思想;二是兵力使用不当,部署不周;三是战术运用不当;四是部队穿插迂回距离短,达不到截击敌人的目的;五是通信落后,不能保障指挥。然后递交了以个人名义写的检讨材料,并主动要求承担作战失利的责任。彭德怀司令员语重心长地说:“你态度是诚恳的,认识错误是深刻的,但关键是要汲取这次教训,要振作精神,打好翻身仗。”

根据彭德怀司令员的指示,王蕴瑞协助兵团领导进行认真总结,既对暴露出来的问题进行批评、教育,又表彰一批英雄模范,稳定了军心,鼓舞了士气。接着,认真研究“联合国军”作战特点,要求各级指战员加强协同作战的组织和指挥能力,要求改进通信手段,保障指挥渠道畅通,并精简三兵团机关,充实战斗连队,增强作战力量,部队士气更加旺盛。在1952年秋季攻势中,三兵团作战英勇顽强,出色完成作战任务。

1952年10月,“联合国军”集中兵力向上甘岭地区发起猛烈攻击。王蕴瑞根据十五军的报告,以及从敌人进攻的兵力、火力密度及敌投诚人员的口供分析战情,判断敌人是想夺取五圣山,企图在志愿军防御体系中线打开缺口,以改善整个战场形势,为美国在即将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争取主动。大家都同意他的分析判断,当即向志愿军司令部作了汇报,并调整了兵力部署:十五军四十五师转移到上甘岭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两个前沿要点;十五军预备队向前机动;将兵团的防御重点确定在上甘岭地区。

战役开始后,王蕴瑞根据十五军有些指战员求胜心切的情况,告诫大家一定要树立长期作战、反复争夺的思想,注意灵活运用战略战术,采取少摆多屯、及时添油、轮番替换的方法。由于判断正确,指挥得当,作战顽强,部队一直把战线稳定在基本防御阵地,并涌现出黄继光、孙占元等许多英雄人物。10月26日,两大高地丢失,形势异常严峻。怎样把两个高地夺回来?王蕴瑞站在沙盘前静静地思考着。最后,王蕴瑞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提前在高地附近隐蔽部分兵力,然后以炮火掩护夺取高地。为了万无一失,王蕴瑞到十五军指挥所,与曾绍山军长反复研究反击计划。10月30日晚,十五军夺回高地。在以后的反复争夺战中,敌人虽发动百余次的疯狂反扑,均未能前进一步。11月4日,王蕴瑞根据上级指示,协助建立了五圣山指挥所,并完成了十二军接替十五军的换班行动。11月25日,志愿军全部收回并牢固控制两个高地,“联合国军”被迫转攻为守,其所谓的“金化攻势”被彻底粉碎。上甘岭战役举世瞩目,打出了国威军威。美国新闻评论说:“这次战役实际上却变成了朝鲜战争的‘凡尔登’”,“即使使用原子弹也不能把狙击兵岭(指537.7高地北山)、爸爸山(597.9高地)上的共军全部消灭。”1953年8月起,王蕴瑞又协助代司令员邓华、杨得志、司令员杨勇,完成了指挥志愿军驻防朝鲜的任务。

从朝鲜回国后,王蕴瑞被推举为第二野战军战史编委会主任。他带领编辑人员,查阅大量历史资料,走访许多老同志,较好地完成了这部重要军事文献的编辑工作。1962年4月任南京军区参谋长,协助司令员许世友狠抓边防海防建设和部队训练,受到大家的充分肯定。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9年3月30日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79岁。


(作者:省委党史研究室编研一处副处长王林芳)


[ 编辑:苏静    焦梦捷(实习)      责编:王宗志 ]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