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戈铁马担道义,血溅沙场上甘岭
——开国少将聂济峰
日期:2020-10-20           来源:河北党史网



聂济峰,河北晋县人。1914年6月出生。1937年10月参加河北晋县抗日动员委员会,同年12月任河北赵蔓栾晋游击中队副队长。1938年参加八路军,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游击中队副队长、营书记、八路军第129师385旅独立2团政治处干事,河北邢台游击大队教导员,第129师轮训队特派员,第385旅直属队特派员,第385旅政治部保卫科副科长。1945年任太行军区第7军分区政治部保卫科科长,参加了河北束鹿南智邱反“扫荡”和平汉路破击战、百团大战和太行抗日根据地反“扫荡”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冀鲁豫军区太行军区第5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太行军区独立第1旅政治部副主任。1947年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9纵队25旅政治部主任,豫西军区第4军分区政治部主任。1949年任第二野战军第15军43师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参加了上党、邯郸、豫北、洛阳、淮海、渡江、广东、广西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任师副政治委员。1951年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兵团第15军45师政治委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第五次战役、阵地防御作战、上甘岭战役,被授予朝鲜自由独立勋章和二级国旗勋章。

1952年3月,志愿军司令部命令聂济峰所在的15军进驻平康、金化地区,担负守卫五圣山、西方山一线任务。经军领导研究,五圣山、忠贤山由45 师负责。此时,崔建功任师长、聂济峰任师政治委员。第45师遵照上级部署,迅速投入战斗,在崇山峻岭中掀起了热火朝天的筑城运动。指战员冒着敌机敌炮的袭击,夺崖走壁,开山劈石,在山肚子里挖掘坑道工事,筑起钢铁防线。至7月底,前沿阵地已初步解决了防空、防炮、防潮、防毒、防塌等问题,一线坑道正在修建贮水池、伙房、厕所,战斗、生活条件已初步得到改善。

聂济峰实事求是地向军首长汇报情况:“全师上阵地,头一个月,遭敌空炮袭伤亡532人,本月已降至140人。现一线部队已能生豆芽,做豆腐,不仅能吃上热菜热饭,还能喝上糊辣汤,理发员到坑道里巡回理发;连队还用汽油桶烧热水烫衣服,灭虱子,让战士们轮流洗热水澡。自坑道挖起来后,阵地管理更加有秩序了。现在各种会议和汇报制度已建立起来。一线部队上政治课或传达上级指示,采取干部分头下去传达,或是班排派代表到连部开会或听课,回班里传达。《战场报》从前发到班,现在发到组。军棋、扑克也发下去了。还有各团俱乐部工作人员,带着留声机,到班里巡回放唱片,文工团员到坑道里教唱新歌……”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第45师师长崔建功(右一)、师政治委员聂济峰(右二)等领导在坑道内研究作战方案


军首长称赞指战员的创造精神,并指示在站稳脚跟后,要用“零敲牛皮糖”办法,消耗与消灭敌人,保存与壮大自己。于是一个轰轰烈烈的冷枪冷炮杀敌活动,在全师展开了。

9月8日,15军政治部发出《为粉碎敌人秋季攻势的政治工作指示》。为了粉碎敌人的秋季进攻,聂济峰立即向政治部布置任务:我们要在军事打击的同时,开展瓦解敌军的政治攻势。美国人过的是圣诞节,感恩节。那李承晚和我们一样,他们也过端午节和中秋节。现在中秋节将到,我们要抓住这个大好时机,开展政治攻势。

9月底,防守537.7高地北山的1连,帮助师电教组把沉重的发电机抬上山,安放在坑道口。电教组长带着电影放映员,把 100瓦的扩大器放在重机枪班的坑道内,然后从机枪射孔里向左右前方50米处,伸出两股电线,装上两个大喇叭伪装好。这时,上级调配了两位朝鲜人民军女军官进行对敌广播。一天夜晚,师、团敌工干事带人在敌我阵地间的游击区,布置宣传阵地,并排挂起两幅大横幅,一边写着“中朝人民军队优待俘虏”,一边是“人逢佳节倍思亲”,用的是朝、英两种文字,中间是一幅配合横幅的宣传画,画前摆满了后勤人员从祖国购买的月饼,月饼下放着宣传画和通行证。由朝鲜女同志唱朝鲜民歌,并要韩军来取月饼,并保证安全。在我方反复宣传下,对方有的人吃上了月饼,有的手举通行证,跑到我军前沿阵地投诚。

10月初,聂济峰根据军领导的布置,在部队开展了“一人舍命,十人难当”的硬骨头活动。聂济峰教育战士:“初上战场的人,没有一点儿恐惧的心理是不切实际的。但从恐惧战争到驾驭战争,只有从战争中才能学习战争。”他要求文化低的,多看刘胡兰的连环画;文化高的,可看苏联小说《恐惧与无畏》,学会怎样把一个个战士,从最初的恐惧训练到后来的无畏。他做思想政治工作,耐心细致、坚持不懈,经常说:“在激烈的战斗中,每个人都面临进退、荣辱、生死的选择,生与死、血与火、伟大与渺小,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每个指战员,要教育大家无论如何不能当怕死鬼。”经过一系列的活动,很多单位和个人,都向上级提出了保证:人在阵地在,绝不丢失一寸土地,坚决打好阵地防御战。

10月14日,敌人发动“金化攻势”,当日4时40分,敌数百门大炮连续轰击我军阵地,平均每秒钟落弹6发,硝烟、碎石、尘土几乎把白天变成了黑夜。而后美7师31团、韩2师31团及17团共7个营兵力,分6路向597.9高地和537.7北山发起连续冲击。45师指挥所设在真莱洞一个大坑道里,七八个总机员、步话机员满脸是汗地呼叫着,可前方杳无回音,因通信系统遭敌炮击,早已瘫痪。此时聂济峰正在3兵团政治部学习。由于战事紧张,聂济峰被迅速调回,参加指挥战斗。

经过几天激烈的拉锯式的反复争夺,45师给予美、韩军以及哥伦比亚营、埃塞俄比亚营以重创。45师战胜了难以估计的困难,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10月20日夜,135团2营在攻下敌人数处阵地后,在0号阵地前被敌人火力点所压制。危急之中,通信员黄继光挺身而出,勇敢冲向敌堡,用手雷打掉敌人几个火力点后,发现还有一个残存的火力点在顽抗,便忍着重伤 7 处的剧痛,直扑火力点,用胸膛堵住敌机枪射孔,保证部队完成了攻克高地的任务,全歼守敌2 个营。在聂济峰政委及师政治部的关怀下,志愿军领导机关为黄继光追记特等功,被授予“特级英雄”称号。


1952年4月,聂济峰在重庆西南军区驻地回见黄继光烈士的母亲邓芝芳


在继续讨论实施决定性反击的会议上,营团指挥员都要求亲率突击队。师政委聂济峰郑重表示决心,如果部队打光了,他们将把45师所有活着的人编成一个连队,师长当连长,政委当指导员,副师长当副连长,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住上甘岭!

11月5日傍晚,浴血战斗23昼夜撤下上甘岭的45师,全师307挺机枪,打坏257挺;1717支冲锋枪只剩下350只尚可使用;步枪不常使用,仍打坏半数以上。全师共消耗弹药1257吨,其中还不包括阵地上搜集的大量敌人遗弃的弹药。全师27个步兵连,有16个连3次打光重建;134团8连则3次打光。全师连队干部伤亡65%以上,排级干部伤亡80%,班长副班长伤亡达100%。伤亡如此沉重,为第15军战史之最。

上甘岭战役一直打到11月5日15时,敌人才停止进攻。6日,美第八集团军新闻发布官坦率向报界承认:“到此为止,联军是被打败了!”

参加上甘岭战役,在聂济峰的战斗生涯中留下了难忘的回忆,在他人生中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聂济峰任志愿军第15军45师政委,他以坚定有力的政治思想工作,保障了上甘岭战役的顺利进行。



抗美援朝结束,聂济峰回国后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军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第15军副政治委员。1963年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1964年6月至1967年8月任第一军政治委员。1970年1月至1977年11月先后任军政大学副校长、副政委(1975年8月起),1977年12月至1983年5月任军事学院副政委。1983年5月任军事学院顾问。聂济峰1955年9月被授予大校军衔,1957年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88年7月荣获一级红星荣誉章。

20世纪80年代某年秋,聂济峰与曾参加上甘岭战役的部分官兵乘长江轮船,沿江直上至葛洲坝参观,途经江苏、安徽、江西、湖北等省。聂济峰触景生情,与同行者忆起牺牲在上甘岭的战友,不禁泪湿衣襟。聂济峰在船舱里,对着《中国地图册》,且行且记,记下了15军在上甘岭战斗中50多位立过战功的英雄的名字和他们的家乡。在分省地图的页面上,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不但有英雄的名字,还标出他们的籍贯,甚至有英雄亲属的姓名。而15军英雄的家乡,正好都集中分布在长江沿岸省份。据说,电影《上甘岭》主题歌《一条大河波浪宽》,就是由此而启发了词曲家乔羽的灵感。



为15军写书,为上甘岭英烈立传,是聂济峰一生的夙愿。晚年,为指导撰写一部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直接参加的391高地反击作战的文学作品,曾利用数十个晚上,以录音形式记录,和相关人员畅谈了朝鲜战争中他所参与指挥的上甘岭战役的前后全过程。将军口述资料由李韧整理成《夜话上甘岭》一书,详细记述了上甘岭战斗的全貌,并撰写了战斗英雄的小传。全书30万字,涉及上甘岭战斗英雄44人。聂济峰在口述中,除了谈孙占元、黄继光、邱少云、胡修道、柴云振、易学才、刘兴元、龙世昌、蔡兴海、林炳远、朱有光和王万成之外,还深度谈到了上甘岭前线许多无名英雄。聂济峰经常教育后人说:“自己是幸存者,为牺牲的烈士立传,是幸存者大于天的责任。面对死者,我们官再大,也微不足道了。”

聂济峰一生低调,淡泊名利,不求闻达。聂济峰晚年曾言,自己这一生有两个坑还没有填好,一个是写上甘岭大战的书,一个是战斗英雄柴云振的书。聂济峰在病危弥留之际,还在询问《上甘岭大战》的写作进展情况。可惜他没能看到《上甘岭大战》的出版,也没有看到他自己口述的《夜话上甘岭》出版。1992年2月1日,聂济峰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8岁。



斯人已逝,风范永存。每当我们听到歌唱家声情并茂地演唱《上甘岭》的主题曲时,就会情不自禁怀念为共和国建立过功勋的开国将军聂济峰。


(作者:武春霞  省委党史研究室宣教处副处长)


[ 编辑:苏静    焦梦捷(实习)      责编:王宗志 ]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