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热情团结反对过自己的同志
日期:2020-10-12           来源:河北党史网


1966年国庆节,玉兰作为全国工农兵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赴京参加国庆纪念活动,曾住在中南海,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那是当年的9月30日晚,周总理专门来到他们的住地,看望大家。周总理在同玉兰这样一个农村基层党支部书记的简短交谈中,还专门询问了她的团结工作。

“玉兰,你们村有个复员军人,叫倪什么?”周总理问。

“他叫倪修礼。”玉兰答。

“你们团结得怎么样了?”

“过去他反对过俺,现在俺们团结很好!”

周总理满意地点点头:“这很好嘛!”

几位采访过玉兰的记者对我说,在当年他们采写的玉兰事迹中,最令人感动的地方,就是她团结复员残废军人倪修礼的故事:“当时,我们上上下下都觉得,玉兰能做到这点很不简单。一个农村女孩子,能热情团结反对过自己的人,真有一种毛主席提倡的革命接班人的宽广胸怀!”

我在东留善固采访时,特意打听了这件事。幸运的是,虽然两位当事人——玉兰和倪修礼都已去世,却留下了他们1966年初在村里举办的邢台地委党校学习班上介绍这一过程的讲话稿。

倪修礼当时已40多岁,对党忠诚,爱护集体,就是心眼直,脾气暴,服软不服硬,因为过去打过仗受过伤,有功臣包袱。“老孬”一伙看准了倪修礼的这个弱点,就明着奉承,暗中挑拔,对他说:“全大队28个党员,论工作年龄,论党龄,哪一个不比吕玉兰长!可好,现在就连你这个为革命立过功的残废军人,也得在她女人的嘴巴底下转,你这命算白革了。”

倪修礼一听,立时火冒三丈:“俺参加革命的时候,她还光着屁股满街跑哩,现在想成精!”

他们为了把倪修礼的“火”点得更旺,继续挑拔说:“上次支委会研究补助你工分,原来挺多,后来为啥又减少了,就是吕玉兰的主意。”

其实,商量补助倪修礼工分的事,玉兰并不知道,可倪修礼信以为真,气得青筋直跳,发誓赌咒道:“好,俺倪修礼治不倒小玉兰,俺就不姓倪!”

1960年冬,当“老孬”一伙在全村掀风起浪斗争玉兰的时候,倪修礼首先被鼓动起来,带头拍桌子,敲板凳,指着玉兰的脸谩骂。他在党员会上闹,在群众会上闹,成了村里反对玉兰最厉害的人。后来,他又找到公社、区、县领导,公开同玉兰闹。

从此,倪修礼成了那些人攻击玉兰的一支“炮筒子”。

倪修礼在邢台地委党校学习班讲话中,这样回顾“老孬”一伙挑拔他反对玉兰的过程:“发洪水那年,支部会研究补发俺600工分,可是他们却给俺说是1200,暗刀杀人。上级发救济款给烈军属、五保户,他们说俺还能站着干活,叫吃一半,给了3元钱的贷款,说不给救济了。俺说俺不要,还不起。后来俺不放心,乱问起来,他们一看架式不好,害怕了,把俺叫到家里,吃肉喝酒,拉拢俺。一回,乡里让俺们去李六寨开代表会,会议期间,他们光叫和他们关系好的代表回村,不叫和玉兰关系好的代表回村,怕俺们和玉兰商量什么。有时,外地有人来俺村搞工作,他们就和他们那些人煽风点火,使外来干部无法工作。从前,俺光听他们的话,他叫俺去告玉兰是地主,说玉兰报复俺,说救济款的事也是玉兰搞的鬼。他们认为俺是党员,是老八路连长,千方百计地挑拨俺去跟玉兰斗,俺不去,他们就和俺闹事。”

“说真的,当时俺心里也有些气。”玉兰在这次学习班讲话中,这样回顾自己当时的心情,“俺想,反正俺没犯错误,不办坏事,你愿意闹到哪儿就闹到哪儿去!可是,俺想到毛主席的教导,感到这种想法不对头。倪修礼是老贫农、老党员,从小受罪,15岁就参加抗日,为革命流过血,是残废军人,是俺们的阶级弟兄,无论如何,也要把他团结过来。俺还问自己:是不是尽最大力量去团结他了呢?连这样一个阶级兄弟都团结不过来,还能算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吗?只能说明自己没有按党的教导办事。倪修礼反对俺,是因为他还不了解俺,又受了别人的挑拨。只要俺把工作做到家,他总有一天会觉悟过来的。俺决定主动去接近他。”

要使一个对自己抱有成见的人理解自己、团结过来,真是不容易。

开始,玉兰鼓起勇气,主动找倪修礼谈心,他总是拒绝。在街上走个碰头,玉兰喊他声“修礼哥”,他把袖子一甩,一声不吭,就走了。玉兰又喊他:“俺有事找你哩!”可是越喊,他走得越快。一旁干活的妇女看见了,对玉兰说:“玉兰,干啥这么求他!”

当时,玉兰脸上也是火辣辣的。她想:“自己也太没志气了,你不理俺,俺还不理你呢!可是又一想,这不是讲交情,交私人朋友,俺敬你一尺,你就得敬俺一丈,这是党的工作,革命的需要,不是谁求谁,不能爱面子。团结同志不是为了个人,是为了工作的需要。多团结一个同志,就多一份力量。干革命不是一个人的事,一个人搞不成。常言说,五指合拢,形成拳头,就有了力量。为了革命事业,不管受什么委屈,不管有多大困难,也一定要把你团结过来。为革命团结人,不能怕碰钉子。”

想到这里,玉兰重新鼓起了勇气。她见倪修礼下地,也拿起锄头,和他一起去锄地。他一看是玉兰,马上就躲开。有一次,玉兰见他正低头压瓜秧,心想,每次他见了俺,总是走开,这次俺不让他看见。想着,玉兰从背后转到他跟前,说:“修礼哥,压瓜秧哩?”

他抬头一看是玉兰,没好气地大声说:“修理瓜秧!”

玉兰说:“修礼哥,你别急,俺想……”

没等玉兰把话说完,他站起来又要走。

玉兰连忙说:“这回俺找你有事。”

他说:“你有事找俺,俺没事找你!”说着,锨一挥,扬了玉兰一脸土,又走了。

玉兰想,进步的人好检讨自己,不求上进的人好埋怨人家。自己说话他不听,不能怪他不通情理,是自己没把道理说透,是方法不对头,是工作没做到家。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关心群众生活,倪修礼是复员残废军人,自己应当满怀阶级感情,先从生活上关心他,思想上帮助他,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这样,团结的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于是,玉兰继续做倪修礼的工作,主动接近他、团结他。阴天下雨,玉兰就冒雨去看看他的房子漏不漏,有没有柴烧,缺不缺米面;逢年过节,玉兰也去问寒问暖,了解他是否缺啥东西……有一次,区上召开党员大会,要求村里的全体党员都去参加。玉兰考虑到,在村里开会,他经常不参加,这一回区里开会,应该叫上他,这样对他也有教育,就去通知他。

倪修礼说:“俺什么都见过,开什么会?”

玉兰说:“是区上让俺来通知你的。”

倪修礼一听,答应了。开会期间,玉兰心痛他那条为革命流过血的残废腿受凉,把被子让给他盖;别人吃干粮,喝开水,玉兰知道他身体弱,就设法给他弄碗稀饭喝。玉兰说:“修礼哥,你身体弱,饮食上要注意,俺给你要了碗稀饭来,你喝了吧。”

倪修礼说:“要的?俺才不喝要的哩!”

玉兰又向他解释:“人家听说你身体弱,都关心你,叫俺给你端来的。”

倪修礼没再答腔,玉兰就给他搁下了。

这年冬季,下了场大雪。一连好几天的早上,不等倪修礼起床,玉兰就去给他扫雪。

这天早晨,玉兰又去给倪修礼扫雪,扫完院子又扫门口。倪修礼在屋里听见了,开门一看,见是玉兰,就说:“天怪冷的,别扫了,屋里暖和暖和吧!”声音虽然生硬,可是充满感情。

玉兰一听,心想,你可算开了口!她高兴极了,连声说:“不冷,修礼哥,你歇着吧,俺再到别家去看看!”


吕玉兰善于团结和自己意见不一致的人一道工作,这是她同曾多次反对过自己的残废军人倪修礼在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


玉兰经过长期、反复地做工作,郁结在倪修礼心中的冰块,终于被玉兰的热情和真诚融化了。

从那以后,倪修礼真的变了。一天,他主动来到玉兰家里,对她说:“玉兰,俺有句话想找你说说。”

玉兰也热情地对他说:“俺也早想和你谈谈,可看你老没有时间,快屋里坐吧!”

进了屋,玉兰递烟给他抽,他不抽,就给他烧水喝。这时,玉兰母亲见倪修礼来家找玉兰,以为又出了什么事儿,责怪玉兰说:“你又把修礼哥惹火啦?”

玉兰笑了,告诉母亲:“不,修礼哥是来找俺商量事情的。”母亲这才放心了。


吕玉兰与倪修礼在一起共同交流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体会。


他们正要谈话,走进几个社员。他们知道,倪修礼和玉兰一直不对头,这时看到他们俩坐在一块,都觉得挺奇怪。

进来这么多人,他们俩觉得说话不方便,便约定第二天到倪修礼家去谈。

第二天,没等玉兰去倪修礼家,他就来找玉兰了。

玉兰说:“修礼哥,咱们今天好好谈谈吧!”

他说:“对,好好谈谈。那俺就先说吧!”

玉兰说:“还是俺先说吧!”

他同意了。

快言快语的玉兰,立即打开了话匣子:“修礼哥,咱们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应该站在党的立场上,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你是革命残废军人,为革命流过血,又是老党员,过去俺对你关心不够,向你学习也不够,这是俺的不对。还有平时拆衣缝被子,过年包饺子这些生活事,俺应当帮你解决,可没有解决。特别是队里许多工作上的问题,俺没有经常主动找你商量,征求你的意见。你看俺工作上有什么缺点和问题,今天就狠狠批评吧。对你,俺认为你有以功臣自居的思想,分不清是非,上了别人的当。另外,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有问题不在党内批评,一点小事,就到区到县给领导上添麻烦。俺并不是说向上级申诉自己的意见不对,俺是觉得有些问题,只要咱们按照党的原则,在党内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可以得到正确解决的。俺参加革命没有你早,不知这些看法对不对?”

玉兰说完了,倪修礼低着头,半天没有吭声。玉兰请他给自己提意见,他还是不说话。玉兰有点心急,就问:“你睡着了?”

“玉兰,俺对不起党。俺听了别人的坏话,净给你过不去。”他终于伤心地说起来。一口气把“老孬”一伙怎样向他煽风点火,怎么鼓动他和玉兰闹事的经过,一五一十地都倒了出来,最后要玉兰狠狠地批评他。

玉兰鼓励他说:“心里有疙瘩,说出来好,大家思想一见面,问题就解决了。今后有啥事,你多提醒俺。咱们一同干革命,该多好!”

为了进一步帮助倪修礼共同进步、搞好工作,玉兰一有空就拿上毛主席著作跟他一起学习。他文化低,玉兰就把《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以及《反对自由主义》等文章,一字一句念给他听。他越学心里越亮,觉悟越来越高。

在后来的几年时间里,倪修礼无论是抓农业生产还是做思想工作,都表现很好。1963年抗洪斗争中,他被评为“抗洪模范”、“五好社员”。后来,他又先后被选为大队党支部委员、大队治保主任。群众称赞说:“这阵子,倪修礼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革命闯将了。”

通过团结倪修礼,玉兰进一步提高了自己搞好团结的自觉性。她在学习班讲话中这样总结说:“修礼哥进步了,俺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后来,除了修礼哥以外,还有其他一些同志,和俺结过思想疙瘩,或者发生过误会,一时和俺别别扭扭。不管反对过俺的人,还是和俺有成见的人,也不管思想疙瘩有多大,误会有多深,见了面,俺总是先说话,主动和他们接近。有时遇上生气的事也压住火,冷静冷静再说话。俺认识到,着急发火不是胆量大,以理服人才能真服人。无论遇上啥情况,都不计较个人面子,以阶级感情为重,按照毛主席教导,从团结愿望出发,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使更多的人团结在党支部周围。这样,大大增强了党支部的战斗力。”


(来源吕玉兰纪念馆,作者:江山


[ 编辑:苏静    焦梦捷(实习)      责编:王宗志 ]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