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晚婚计划
日期:2020-10-12           来源:河北党史网


新中国成立第二年——1950年5月1日,国家颁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确实,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这是人生中的一件重要事情,特别是对农村姑娘来说,更是选择幸福、决定命运的终身大事。在临西县农村,多年来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儿:“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男人怕找错了行,女人怕配错了郎。”在这里,许多女孩子到了十四五岁,就开始有人给说婆家,十七八岁便结婚。至于年龄更小就成亲的早婚、私婚等违法婚姻现象,也屡见不鲜。

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高小毕业回乡务农的玉兰,又比一般的农村姑娘,具有更多的“优势”:模样俊,身板好,文化高,思想进步,工作积极,先后当选和荣获合作社社长、副乡长、省劳模、全国妇女“三八”红旗手等职务与称号。用农村的话来说,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百里挑一”的“好主儿”。于是,她很快成了媒人的目标,小伙子的偶像,提亲的、说媒的、“毛遂自荐”的,简直踏破了门槛。

然而,立志改变家乡面貌的玉兰是怎么想的呢?在《英勇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吕玉兰》一书中,她这样坦诚表露自己把革命当作终身大事的思想:“在旧社会里,女人也只能把个人婚姻当作终身大事。我高小毕业后,回乡参加农业生产,读了毛主席的书,受了党的教育,慢慢懂得了:个人的婚姻是小事,争取妇女解放是大事,干革命是大事。一个妇女要真正解放自己,男女平等,就先要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个政治上、思想上、工作上、生产上积极向上的有觉悟的人,为阶级解放,为彻底消灭剥削、消灭阶级奋斗。因此,我决心晚婚。一个人二三十岁的时候,正是黄金时代,在这时候,集中精力把毛主席著作好好学一学,为党多做些工作,为贫下中农多做些工作,把青春献给革命,比过早地缠在家庭、孩子身上,意义要大得多。1956年植树造林时候的几个女伙伴早结婚了,早成家了,如今拉着大的,携着小的。她们一见我就说:‘玉兰,像你这几年把力量都用在工作上,该多好啊!’看到她们今天的情景,想到党和人民对自己的期望,我下定决心,坚决晚婚,改变早婚旧习惯,为阶级姐妹闯出一条路子来。”


为了集中精力学习和工作,吕玉兰坚持晚婚。


东留善固的老人们告诉我,在玉兰的婚姻问题上,曾出现过风波,村上个别反对玉兰的人,企图利用给介绍对象的办法,把她挤出村。

有段时间,这些人忽然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托人转弯,给玉兰介绍了好多对象,但她一概拒绝,坚持晚婚。他们还不死心,一再劝她:“玉兰哪,你别这么傻了,过18岁了,终身大事也该考虑考虑啦!”

玉兰问:“什么终身大事?”

他们说:“你的终身大事——结婚呀!”

玉兰给了斩钉截铁的一句话:“俺的终身大事就是干革命。”她接着又说:“俺才19岁,正是好时候,俺要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好好干革命!”

有些好心人也说:“玉兰这孩子,多任性!要革命,到哪里不是革命啊?去外村不是一样干工作,非在这个村里受点子窝囊气!”

玉兰仍是斩钉截铁地说:“咱这村困难多,风浪大,更需要俺,也能锻炼人。”

他们还往玉兰母亲身上使劲:“你当娘的真不明白,女儿的大事你也不操心,早该给玉兰操办操办婚事啦!”

母亲被攻得没法了,就问玉兰:“妮儿,你也老大不小了,婚事该咋办啊?”

玉兰说:“这都是他们耍的花招,俺要坚决晚婚,干革命!”

他们又找玉兰母亲问:“你动员玉兰结婚的事,怎么样啦!”

母亲说:“俺玉兰要晚婚。她说啦,要坚决革命。”

那几个人耍的这些花招,在玉兰母亲身上也失了效,他们又耍出一个新花招,在群众中散布谣言说:“吕玉兰要出嫁了,在村里呆不长了。”

有一天,老贫农吕廷伟等几个人找到玉兰说:“玉兰呀,你可千万不能走,咱村还没个好当家人,要走,也得晚两年走。”

听到这话,玉兰一愣,奇怪地问:“谁说的呀?俺上哪儿走啊?”

大伙儿说:“不是说你跟天津的一个大干部谈成啦,还说他一个月就拿160元钱!”

“160元!”玉兰又好气又好笑,禁不住“哼”了一声,“1600元又算什么!”

接着,玉兰又说:“廷伟哥,这都是他们耍的花招,他们斗不倒俺,就想用结婚撵俺走,他们那是白日做梦,八抬大轿也抬不走俺!你们放心吧,俺在咱村扎定根子啦,谁也拔不动!”

玉兰之所以能做到不上有些人的当而坚持晚婚,其中另一个原因,是她吸取了别的女干部、女劳模的教训。玉兰高小的女同学车玉环,曾向我谈到了她自己在婚姻上的曲折引起玉兰警惕的经过。她和玉兰高小毕业后,一块儿回乡务农,又一块儿担任了村里的初级合作社社长,分别成为下堡寺区北部和南部农村青年和妇女干部的先进典型。但是,时间不长,由于她在婚姻问题上遇到了退婚等不顺利的事儿,在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无法在村里工作,只得另找门路。车玉环说:“俺和玉兰是好朋友,玉兰对俺的这些不顺利的事儿最清楚,她也受到很大震动,决心从俺这儿吸取教训,不用说晚婚,甚至恋爱都不谈,不让任何人在这方面找到什么打击的借口。在这方面,玉兰是一个胜利者。”


吕玉兰和高小同学车玉环(摄于1975年)。


玉兰坚持晚婚,还把它同国家计划联系起来,被人们称为“晚婚计划”,而且订了又订。早在1957年,玉兰去聊城专区参加妇女积极分子大会。在会上,同伴们一起订晚婚计划,有的说27岁结婚,有的说28岁上见,唯有玉兰说:“第二个五年计划以后再说。”公社妇女主任说:“你怎么结婚也五年五年、计划计划的,也跟国家计划列在一起?”玉兰说:“国家计划和每个集体、每个人的计划有联系,像套盆一样,大盆套小盆,有了大的就有了小的。个人计划得服从国家计划,小集体计划得服从大集体计划,考虑个人的事,一时也不能离开国家。所以,我才把自己的婚姻和国家的五年计划联系在一起。”

后来,第二个五年计划过去了,玉兰的婚姻还没有考虑,原来她又订了新的晚婚计划。那是在1965年召开的河北省妇代会上,省委书记闫达开号召晚婚。玉兰听了积极响应:“我的婚姻问题,实现第三个五年计划以后再说。”

玉兰在1965年3月26日的笔记本上这样写道:“帮我找对象是应该的,搞恋爱是正当的,但我都拒绝了。我认为过早地想这些问题,分散工作精力。有人批评我,这样不对。我的认识:你批评的不对。”她第二天又在笔记本上写道:“我的婚姻问题,计划第三个五年计划最后那一年解决。我认为,我的一生中,从体力、脑力、创造力,20岁至30岁,这是我一生中的黄金时代。我是毛泽东时代的青年,应该集中精力,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试验三大革命斗争中,为建设新农村贡献青春。”她在同年6月30日的笔记本上,还写了几句顺口溜,以抒发自己的情怀:“农林牧副展宏图,誓为革命种大田;谈情说爱尚有时,待到日月换新天。”


手持毛著、肩扛铁锨的吕玉兰。这张经典照片曾被多家报刊杂志采用。


玉兰在晚婚上经受的考验,又何止这些呢?

1966年6月,玉兰写的介绍自己人生体会的文章《十个为什么》,先后在《河北日报》、《人民日报》等海内外报刊发表,轰动一时。成千上万的热血青年,以崇敬的心情,纷纷给她寄来许多毛主席像章。表示学习和提问的信件,最多时一天达到83封。其中,还有一些求爱信。由于信件太多,玉兰工作又忙,她所在的下堡寺公社党委,就专门安排了两个人替她复信,一般信件都及时作了答复。但是,有一封特殊的求爱信,却叫玉兰为了难。

那是当年的8月,临西县委为了更快地培养玉兰等年轻干部,特地对下堡寺公社的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组成了由玉兰担任公社党委书记的“青年班子”。他们平均年龄30来岁,文化程度比较高,有好几个大、中专毕业生。不久,有个公社副书记,对玉兰表现出特殊的热情。他比玉兰大两岁,工作积极能干。由于他是大学生,条件比较优越,成为许多姑娘追求的目标。可他都不动心,偏偏给玉兰写了封很长的求爱信。

多年之后,玉兰还一直记着这封信的大致内容。她向我回忆道:“这封信写得很热情,意思是,你是当代青年的学习榜样。目前,我们在一个公社工作。你的工作,你的理想,你的为人等,都使我尊敬你、爱戴你,不知向你提个要求合适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总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我们已经年龄不小了,符合晚婚条件。我不知你对我有什么看法?我对你,是百分之百的满意。我要找了别人,又怕把‘玉’没了;但又怕等来等去,把‘砖’也耽误了。”

“人家对你那么痴情,话又说得在理,你该动心了吧?”我听了,跟玉兰开起了玩笑。


吕玉兰和在东留善固插队的知识青年谈心。自左至右为:孙秀蕊、刘宝慧、吕玉兰、白洁、贾梅玲等。


玉兰说:“那么多人给俺介绍过对象,俺都没有动心,一封信就要打动俺的心,哪有的事儿?不过,对这封信,俺还是挺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俺这个人,不管在什么问题上,总要好好地想一想,经过反复思考,才能下决心。他对俺的态度是诚恳的,文化程度比俺高,比俺大两岁,条件不错。但是,他要俺马上表态,意思是早点结婚。而俺刚到公社工作,上级交给的许多任务还没有完成,工作局面也没打开。俺想,还是要首先把精力放在工作上,俺的晚婚‘五年计划’不能变。另外,俺们刚到一起工作,互相也不了解,应当多了解一下再说。所以,俺当时没有给他答复。”

在后来的几年时间里,又有一些人不断地给玉兰介绍对象,他们中既有地方领导和部队干部,又有大学生和技术员,但都被玉兰婉言谢绝了。因为她从1968年开始,又先后走上了县、地、省的领导岗位,工作十分繁忙。她想,等把县的工作搞上去了,把地、省的工作熟悉了,再来考虑个人的婚姻。

玉兰一再制定她的“晚婚计划”,通过新闻媒介,一时传为美谈。后来,周总理也知道了这件事,多次予以表扬。据玉兰笔记载,1970年6月23日晚,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即将启程前往朝鲜访问的中国代表团时,就曾提到这件事:“我们还是要提倡计划生育,晚婚晚育是个好办法。今天,在座的有两位,一位是吕玉兰,一位是王海容,就是晚婚的代表。应当号召年轻人,向她们学习。”不几天,周总理在首都机场欢送来访的朝鲜代表团时,又提到:“吕玉兰是中国妇女晚婚的代表!”


(来源吕玉兰纪念馆,作者:江山

[ 编辑:苏静    焦梦捷(实习)      责编:王宗志 ]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