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喜:出身冀东的老革命
日期:2020-10-09           来源:河北党史网


作者:春风


编者按:

高明喜,河北遵化人,1919年出生,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49年转业到遵化县人民政府工作。上世纪60年代,曾参与接待周恩来总理到沙石峪调研考察。时值国庆71周年之际,让我们共同追忆那段峥嵘岁月,并向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作出贡献的先烈们致敬。


父亲是位老革命


光阴荏苒,父亲去世已十余年了。岁月悠悠,精神永存,铭刻在心底的记忆永不褪色。总想写写父亲,却唯恐这支笨拙的笔难以负重,因而总是提笔如铅。

父亲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转战南北,出生入死,转业后历尽艰辛,是一名饱经沧桑的老革命。


贫苦出身  戎马生涯


我的父亲高明喜,1919年出生于河北省遵化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图1 高明喜年少时照片


1938年,抗日战火燃烧到冀东。当年夏秋之交,中共冀热边特委书记李运昌和八路军第四纵队政委邓华共同发动了冀东抗日武装暴动,并在我村成立了中共遵化县委办事处,由高永昌(化名徐全担)任办事员。由于高永昌是父亲的堂叔,父亲经常去高永昌家串门,时间久了便与县委办事处的人熟络起来,开始接受革命思想。

在抗日战争时期,父亲与战友们一起打特务、锄汉奸、送情报,并参与了包森率领的十三团攻打日军东双城炮楼等多次激烈战斗。因工作表现突出,父亲于1942年7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部分档案记载为1944年),成为了遵化早期的一名党的干部。


图2 高明喜年轻时照片


1945年抗战胜利后,父亲参与并领导了遵化农村的土地改革工作,使得广大贫苦农民分得了土地。

1946年,内战爆发。由于革命形势的需要,中央命令李运昌率领冀东所有军队开往东北。那时,父亲已经28岁,上有父母需要照顾,下有妻儿需要抚养。当时父母已有三个小孩,大哥、大姐、二姐都已出生,母亲已怀有三姐,家里还有十几亩土地需要耕种。在已有三个儿女的情况下,开赴陌生的东北前线,那是怎样的生死离别啊,母亲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流淌。然而,党的号声就是命令,哪里容得下儿女情长。父亲毅然辞别了亲人,奔赴前线,这一走就是两年多。

父亲做过党的基层干部,又念过几年私塾,在那个年代算是文化人了。在部队,他先后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因工作表现突出,多次得到职务晋升。我想,父亲在部队肯定没少立功受奖,但是父亲从来没和我们炫耀过。

转眼到了1948年辽沈战役结束,第四野战军入关开始平津战役,我的家乡遵化也随之解放。平津战役结束后,四野在华北留下了10万人的驻守部队,我的父亲就在其中。


图3 高明喜同志晚年骑马照


响应号召 再立新功

父亲参加了辽沈、平津两大战役,为建立新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1949年10月,根据工作需要转业到遵化县人民政府工作。

解放后,由于父亲是部队转业干部,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家属可以农转非,因此,解放后我们全家都搬进了遵化城里居住。直到1960年,我们国家遭受了严重的三年自然灾害,国家提出“干部要支援农村发展生产,家属要随行,减少国家负担,减少城市人口。”面对国家号召,父亲带头响应,全家人由城市户口转为农业户口。对此,家人不免有些抱怨。但是,父亲却毫无怨言,他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就应该响应党的号召,到农业第一线有什么不好?我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


图4 高明喜在1957年处理分社改组时的照片


从部队转业后,父亲没有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仍以一名军人的战斗姿态,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潮中,再立新功。父亲哪里艰苦去哪里,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战天斗地、发展生产,把自然灾害的损失降到最低,使广大村民度过了难关。

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岳各庄人民公社,下辖沙石峪村,那个山村坐落在四面环山的山沟里,耕地很少,水源奇缺,自古就有“土如珍珠水如油、满山遍野大石头”之说。在解放前,那里的大部分村民都是靠讨饭为生。解放后穷苦百姓分到的都是山坡地,天旱了不长庄稼,雨大了又冲跑了土地,辛苦一年老百姓还是吃不饱饭。

上世纪60年代,父亲受组织派遣担任岳各庄公社党委书记。父亲在任期间,沙石峪村党支部书记张贵顺带领村民挖掘大口井、建设大寨田、开凿愚公洞。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苦干实干,愚公洞终于建成竣工、大口井挖掘成功,村民们在“石头缝里取土,青石板上造田”,先后使400亩荒山变成良田,创造了“万里千担一亩田,青石板上创高产”的人间奇迹,使得沙石峪成为“中国北方农业的一面旗帜”(周总理语)。自那以后,“土如珍珠水如油”的沙石峪彻底摆脱了缺水的困境。沙石峪村民不但自己吃饱了肚子,每年还向国家交公粮五六万斤,最多时交给国家十万斤公粮。


图5 沙石峪老照片(1)

图6 沙石峪老照片(2)


沙石峪著名的大口井和开山建设标准大寨田这两项比较大的工程都是在我父亲任职期间建设完成的。在上世纪90年代,在我去沙石峪下乡时,沙石峪村党支部老书记张贵顺曾亲口对我说:“在当年创业的时候,高书记没少支持我们沙石峪”。


图7 沙石峪村头近年树立的《万里继续走 千担永远挑》标语


1962年6月27日,人民日报头版文章《看愚公怎样移山》,让沙石峪一夜成名。该文作者李东生在采访期间曾受到父亲的亲切接待,并与父亲彻夜长谈。


图8 高明喜与手下干部合影


沙石峪人民感天动地的事迹被敬爱的周总理誉为“当代愚公”精神,周总理还称赞沙石峪人是当代的“活愚公”。1966年4月29日、1967年2月9日,周恩来总理先后两次陪同阿尔巴尼亚贵宾乘直升飞机飞抵沙石峪视察。父亲作为当时的公社党委书记曾经参与接待并见证了这一幕。在那以后,沙石峪精神感染了全世界。这个小山村在接下来几年的时间里接待了很多国家元首前来参观访问,国内到沙石峪参观学习的也多达100多万人。


图9 周恩来总理陪同外国友人在沙石峪参观


当年周总理和阿尔巴尼亚总理谢胡亲手栽植的两株柏树,如今已经郁郁葱葱,长得非常茁壮。沙石峪陈列馆也已成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图10 当年周总理与外国友人亲手栽种的中阿友谊树


图11 周总理题词“你们才是当代的活愚公”(沙石峪陈列馆图)


以身作则  勤俭节约

虽然父亲是一名县处级离休干部,但他严于律己,从未利用职权谋取一点私利。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买什么都要凭票,肉票、菜票、布票、粮票······就连肥皂、火柴之类的日用品也要凭票才能购买。父亲是县官又是现管,凭老资格多买些东西也无可厚非。可父亲严格要求自己,从不搞特殊。有人背地里开导父亲:“有权不使,过期作废,你怎么总是榆木疙瘩不开窍!”父亲却不以为然,他说:“共产党人应该为国分忧,咋能占公家的便宜?”父亲勤俭节约,艰苦奋斗,他的衣服缝了又缝,补了又补,一件物品用好多年还舍不得扔掉。别看父亲对自己小气,对待乡亲却很大方。老家的亲戚找上门来,他总是盛情款待;老乡有困难,他时常出手相帮。我的父亲就是这样,在家是“省长”,对外却很豪爽。


图12 1958年中共遵化县委书记委员与老党员座谈会全体同志合影


我们兄妹共十一人,父亲从小教育我们要有志气,要自力更生,自食其力,做对社会有用的人。每当学校放假时,父亲都会督促我们到生产队参加劳动,学干各种农活。同时,他对我们的学业也非常关心。在父亲母亲的教育下,我们兄妹十一人先后参加工作、成立家庭,虽然大家从事的工作各不相同,但大家都遵纪守法、勤勉工作,以父亲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此后,父亲又在多个重要工作岗位工作多年,直到后来响应中央号召离职休养,以行政十七级离休。离休之后,他继续关心着遵化的发展和建设,以自己的力量发挥着光和热。


图13 中共遵化县委报给中共唐山市委的关于高明喜同志参加革命工作时间的请示报告


2009年1月12日,父亲因病逝世,享年90岁。父亲走了,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送别父亲,追悼会肃穆而隆重,党旗和鲜花饱含着人们对父亲由衷的怀念与敬意。父亲的遗像悬挂于会场中央,悼词至今萦绕耳际:“高明喜同志解放前参加革命,在部队屡立战功,转业地方后,兢兢业业为党工作,对党忠诚,克己奉公,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我为我的父亲感到骄傲和自豪。父亲没有留下物质财产,却留下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父亲的精神永不老,父亲不朽的形象永远矗立在我们心中。


图14 高明喜夫妇晚年合影


(原标题:我的父亲是位老革命——那些铭刻在心底的峥嵘岁月,编者有删改)


[ 编辑:苏静    焦梦捷(实习)      责编:王宗志 ]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