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胆忠心张恒秀
日期:2019-05-15           来源:河北党史网


“繁霜尽是心头血,洒向千峰秋叶丹”,张恒秀是有这样的情怀的。张恒秀,1922年冬出生于涞水县九集庄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生活的苦难造就了张恒秀坚毅的品质和朴素的爱国情怀。20世纪二十年代中国社会风雨飘摇,张恒秀家也在凄风苦雨中摇曳。张恒秀的父亲最初在北京门头沟一个煤矿谋生,后因矿井事故砸伤一条腿,不得不带着妻子和两儿一女回涞水县靠两间草房蔽雨,为地主打零工度日,张恒秀7岁就给地主放羊,吃尽了苦头,虽家贫如洗,但母亲见张恒秀有些许聪明,又时有国难,识字总是有朝一日能报效国家的。还是靠为他人浆洗和缝补衣衫供张恒秀上了三年私塾。1934年张恒秀的父亲去世,张家的日子更加陷入困境。


杀敌寇不畏牺牲,保家国堪比狼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我党在涞水开展抗日,宣讲抗日主张,发展抗日力量,开辟平西抗日根据地。涞水人民卷入了抗战的滚滚洪流之中。九集庄村接到为抗战部队缝制军鞋的任务。张恒秀家为报国奋勇当先。1937年冬张恒秀的哥哥和另一个村民带着十几户人家筹到的钱下山到集市去购买做军鞋的布料,不料半路上遭遇一帮匪徒抢劫,两人一死一伤。张恒秀的哥哥被匪徒推下山崖,为国捐躯。

国仇家恨,为了抵抗日军的侵略,1938年还是少年的16岁的张恒秀响应党的号召毅然参军。少年的他热血沸腾,保家卫国当仁不让。告别满眼泪水的母亲,看着接连遭受打击的母亲,张恒秀心头一凛。从1934年到1937年短短3年的时间里,他的母亲接连失去了丈夫、长儿媳、长子。如今16岁的他又要走向战场,生死难料。“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从此张恒秀告别多难的母亲奔向了抗日的战场。

1938年张恒秀入军房涞涿县五区青年抗日先锋队。青年抗日先峰队活跃在白涧区域一带,他们在百姓中宣传党的抗日主张,粉碎日军有关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伪宣传阴谋,收集对敌斗争情报,加强军事训练。1939年张恒秀凭着睿智和勇敢,在青年抗日先锋队先后担任五区青救会主任、青年分队长;并接受一个月的军事训练,自身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

1939年萧克来到涞水,着手建立冀热察挺进军。涞水的抗日斗争激烈昂扬。1940年3月张恒秀被被编入冀热察挺进军十一军分区九团七连,并任小组长。由于作战非常英勇,不怕牺牲,同年6月张恒秀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这个热血情年立志一生跟党走,把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献给祖国,为了信仰他把自己的生日改成了7月1日。

1940年八路军发起了著名的“百团大战”。1940年8月20日至12月15日,八路军集中了105个团约30万的兵力,以破袭正太铁路(石家庄至太原)为重点。粉碎了日军的“囚笼政策”,推迟了日军的南进步伐。在这次战役中,我华北敌后抗日军民齐心协力,同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严重地破坏了日军在华北的主要交通线,收复了被日军占领的部分地区。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声望。它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40年8月九团奉命参加百团大战,战斗异常惨烈,炮火连天,子弹横飞,张恒秀所在的团在这次战役中,用血肉之躯时而破袭时而游击时而苦苦坚守阵地,战斗打了近3个半月,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战士们个个勇猛,不畏牺牲,张恒秀更是冲锋在前,毫不畏惧。在一次战斗中战士们手榴弹扔完了,就上子弹,子弹打完了,就拼刺刀,战士们和日军展开了肉博战,日军明晃晃的刺刀在秋风中发出鬼魅般的光,张恒秀凭借机敏的反应能力和在军事训练中练就的刺杀本领拼到了最后。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战士们一个一个在血泊中倒下,拼到最后所在部队只剩下16个人。张恒秀和他的战友们被一股日军逼到了山崖边,看着如蚁的敌人,战士们个个燃起对侵略者的仇恨,誓死不当俘虏,这是战士们的铮铮誓言!张恒秀和战士们一起纵身跳下了悬崖!幸运的是,张恒秀自小在山里长大,练就了一身爬山的看家本领,在跳下山崖时的一瞬间他本能地抓住了半山腰的一叉树枝,日军以为张恒秀他们全部落入山涧,便没有追杀。张恒秀幸运地逃出了敌人的魔掌,不幸的是,战友牺牲于崖下,张恒秀含着热泪掩埋战士的遗体又重回战场杀敌。张恒秀和他的战友们谱就了一曲狼牙山五壮士般的英雄悲歌。

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1941年抗战进入最艰难时期。日军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根据地实行大规模地扫荡和囚笼政策。1941年7月,张恒秀因英勇杀敌被调到平西十一军分区九团二营四连任副班长。为了消灭平西的抗日力量,日军加强了对平西扫荡的敌军力量。九团投入了艰苦的反扫荡斗争之中。张恒秀奋勇杀敌,战场上勇猛直前,毫不退缩,将生死署之度外,在一次平西“反围剿”战斗中炮火在他身边响起,他血肉模糊身负重伤,陷入昏迷。担架队的同志含泪抢救护送他从战场上转移。子弹密集,炮声如雷,二位担架队的战士被子弹击中牺牲,新的战士紧跟上前,冒着炮火将张恒秀转移到涞水县山区的一个山洞里。张恒秀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战士们看到此情形无不落泪,想方设法通知了他的母亲来见他最后一面。张恒秀的母亲硬是拖着缠足的小脚走了一天赶到了张恒秀养伤的山洞。看到奄奄一息的张恒秀,时隔3年,母亲眼前模糊飘起了张恒秀参军时的情形。她已经为抗战失去了一个长子,如今她唯一还在的儿子又可能离她而去。仇恨使她变得坚强,当时日军“扫荡封山,切断对八路军的供给,尤其对药品和粮食封锁严密,为了抢救张恒秀,战士和他的母亲冒着生命危险多次到山下去寻找粮食、盐和草药,母亲日夜守护。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张恒秀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几个月后张恒秀伤愈,他一刻都不想耽搁,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匆匆告别母亲,他立即重返了杀敌战场。

1942年张恒秀返回平西十一分区九团二营四连后,接受掷弹筒训练一个月,使自己的杀敌本领又进一层。1943年2月张恒秀被调到平西教导旅九团侦察连,侦察兵需要迅速的反应能力和快捷的判断能力及临危不惧的处理问题能力。每次面临极大的生命危险,张恒秀都能巧妙机智地化险为夷。他经常独自深入敌战区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侦查敌情,抓“舌头”从未失过手,及时为我军搜集了有利的战争情报。

1944年3月张恒秀跟随部队从平西开赴革命圣地陕西延安,在陕西教导旅九团侦察连任副班长,还兼任党支委。同年参加了共产党党内延安干部整风运动。出色地完成了各项整风任务。在延安经历了革命的洗礼,张恒秀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1945年3月张恒秀因为有出色的文化功底在陕西教导旅二团三连任文书。


赴战场不惧重伤,保延安两立奇功

1947年3月13日,国民党为了攻占延安,摧毁中共党、政、军指挥中枢,在西北地区集结了34个旅25万多人的兵力进攻延安。时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不到3万人,而且装备极差,补给困难。党中央决定由彭德怀以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的身份部署延安保卫战,掩护中央机关和解放军总部转移。国民党军以近百架飞机、大量火炮掩护进攻,对延安进行狂轰滥炸,我军在极端困难情况下英勇作战,节节抗击。延安保卫战进行了七天七夜,张恒秀时任六军十六师教导旅三团支部委员参加了延安保卫战。敌我力量悬殊,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子弹时时从身边呼啸而过。炮声枪声连成一片,还时时有敌战机的投弹在地面上炸起迷雾般的烟尘和阵阵弹片及飞沙走石,张恒秀顾不得许多,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在1947年10月的又一次保卫延安的战斗中,张恒秀奋勇杀敌,突然一颗炮弹飞来,击中了张恒秀的左上臂,顿时血流如注,左上臂已然断裂失去知觉,他顾不得许多,仍想前冲杀敌,突然之间他重重地摔在地上,烟火弥漫了他的双眼,原来是他身边的警卫员扑在他身上,警卫员的上半个身体已经被炮弹炸飞,下半个血肉模糊的躯体还在呈扑护状。警卫员为了掩护张恒秀而壮烈牺牲。张恒秀又一次离牺牲是那样的近。炮火是无情的,战友成了他永远的惦念。

1948年各解放区结合土改进行了整党。这是建国前中国共产党开展的第二次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整党,这次整党结合土地改革运动,以查阶级、査思想、整顿组织、整顿思想、整顿作风为主要内容。时年张恒秀在陕西邻阳六军十六师四十八团参加了整党。他积极参加,从不懈怠,从思想上组织上进一步加强了自己的修养,严明了自身的纪律。1948年3月宜川会战后,张恒秀又随部队参加了西府战役。为收复延安,我党发动了西府战役。此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在陕西省西部和甘肃省东部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作战。这是是解放战争中西北战场的一次重要战役和一次艰难的战役。1948年3月,西北野战军由宜川地区南下,发起黄虎山麓战役,解放黄陵、鄜县(今富县)、宜君、白水等县,逼近蒲城,围攻洛川,并准备打援。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即令所属第5兵团率5个整编师从豫陕边界地区驰援洛川,增防西安。4月6日,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鉴于洛川久攻不克,国民党军增援洛川行动谨慎,原准备攻取洛川后收复延安并歼灭国民党援军一部的计划难以实现,且黄龙山区粮食匮乏,部队不宜久留,而西府地区(西安以西泾滑两河之问)国民党军兵力空虚等情况,遂改变作战计划,决心以第3纵队继续围困洛川,第1、第2、第4、第6纵队向西府地区挺进,调动,分散敌军,寻机歼其第5兵团一部,并相机夺取胡宗南集团的补给基地宝鸡。解放军经过激烈战斗,西北野战军共歼灭国民党军2.1万余人,巩固和扩大了黄龙解放区。并于4月22日一股作气收复延安。西府战役打得异常激烈,炮火的尘烟弥漫着西府,子弹在垅道中穿行,每一个阵地都在反复争夺,张恒秀多次面临生死存亡,因在西府战斗中表现英勇,而立功受到嘉奖。


奔新疆矢志不渝  建边陲义无反顾

全国解放胜利在即。1949年9月,张恒秀随部队驻扎在甘肃平凉;时任西北解放军六军十六师教导团党委委员。当时西北解放军部队对新疆已形成了包围压进整装待发的局面。1949年9月25日,国民党将领陶峙岳将军在共产党的协助下率部在迪化宣布起义新疆获得和平解放。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时,新疆经济是以农牧业为主体的自然经济,生产力水平低下,生产方式落后,发展处于停滞状态,人民生活贫苦不堪。1949年11月第六军由二兵团转隶一兵团建制,由司令员王震、政治委员徐立清率领进军新疆,进驻哈密,剿匪反霸,建立政权,创建了哈密垦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前身)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命令,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部起义部队于同年12月7日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二兵团。新疆三区革命民族军于12月20日正式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一兵团从二、六军中抽调大批优秀政工干部到二十二兵团和五军的军、师、团中,建立起各级党委会和政治工作机构及制度,加强了二十二兵团和五军党的工作和部队建设。

1949年10月张恒秀跟随第六军到达迪化(1954年迪化改名为乌鲁木齐)从此张恒秀矢志不渝扎根新疆。成为解放后国家首批新疆的建设者、开拓者。战争时期他为祖国流了血,如今和平时期正是需要他流汗的时候,做为一个共产党员他觉得义不容辞!

1950年1月,张恒秀调任新疆二十六师七十七团党委会分支会书记、政治处组织副股长,1951年8月任二十六师七十七团党委会委员,张恒秀投入到了如火如荼的新疆生产建设之中。张恒秀在战斗中是铁血男儿,在新疆建设运动中更是条好汉。他在建设中从不怕脏、从不喊累、从不叫苦,放下钢枪,拿起锄头,面对茫茫戈壁,他这个河北的硬汉甘愿为祖国屯垦戍边,奉献自己。

1952年1月27日(春节),张恒秀由组织介绍,与从湖南参军进疆的女兵袁珍书结婚。袁珍书出生于湖南省新化县,是个革命意志坚强的女子。1949年参加革命,1951西北军政干校招生,袁珍书响应国家号召,参加了西北军政干校,从湖南不畏艰苦千里迢迢奔赴新疆,成为至今仍流传的“三千湘女上天山”中的一员。1952年9月,张恒秀接到部队命令被选派到西安第一政治干部学校学习(为期3年)。时袁珍书已怀有6个多月的身孕又是双胞胎,因妊娠反应严重,营养缺乏,下肢浮肿得非常厉害,已经不能正常工作了,甚至不能正常走路。为了学好本领更好地建设新疆,张恒秀只能撇下怀有身孕的妻子,他匆匆将妻子送进军区医院,含着眼泪奉命赶赴西安政校。袁珍书非常支持丈夫的行动,但张恒秀走后她的生活却异常艰难。1952年冬季的新疆天寒地冻,吃水靠储存的冰块。当时张恒秀和妻子住的是新疆的半地窝子房,房屋在地下有三分之二,地上面有三分之一,阴冷潮湿。窗开在房顶上,门口开一条斜坡通向地面没有水井。生活用水都是后勤人员从老坝上(人工挖的水塘用来储水的)用牛车拉回来再分送到各家。到了冬天老坝结冰,取水就困难了,再用水就是冰块了。冬天每户人家门口都有一堆被草袋盖着的冰块,就是各家的用水“口粮”了。1952年11月17日,袁珍书在石河子部队医院诞下了一对可爱的女儿,但袁珍书却因难产大出血差一点去世。加之月子里张恒秀不在身边,冷水洗衣,袁珍书结下了病根,得了风湿,从此再也不能生育。对这些远在干校的张恒秀是不知情的,此时的他正在为了建设新疆努力地学习和劳动。张恒秀总觉得一生中对妻子有所愧疚。这是他无法抹去的痛。他同样怀有愧疚的还有他的母亲,自从1941年负伤与母亲分别以后,他在战场上拼杀,母亲日日思念,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听远嫁易县的姐姐张恒云来信说母亲因为思念他,几乎哭瞎了双眼。1952年年底,组织批准张恒秀从西安政治干校回河北老家探望他的母亲。母亲的双眼模糊几近失明,她已经看不清小儿子的脸庞,只能用两手轻轻抚摸着张恒秀的脸颊,泪滴无声地从母亲的眼角滑落,母子相拥而泣,张恒秀看着两鬓斑白的母亲有无法言说的痛,似扯心一般。但因干校学习任务紧,军令如山,张恒秀不得不在第二天就踏上了归途。1953年她的母亲溘然长世。想想做为军人忠孝不能两全,张恒秀不禁泪流满面。

1954年新疆形势变化,王震将军率领的六军入疆部队及原国民党的将领陶峙岳的驻疆起义部队,成立了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急需大批的干部。因此西安第一政治干部学校接到西北军区命令(解放初期,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5省同属西北军区管辖)提前结束学习。返疆前组织上争求张恒秀的意见,准备让他留任西北军区。这对张恒秀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可以在西安施展他过硬的本领,但是张恒秀思念远方的妻子和女儿,更重要的是他对新疆有了深厚的感情,他听从内心的声音,决定放弃留在西安的机会。于1954年春季奉命提前返疆。当张恒秀回到新疆见到妻子和女儿时,女儿张新伶和张新俐已经一周半都会满院子跑了。

张恒秀返回新疆后,调到农八师保卫科任副科长、1955年3月任农八师军法处科长。1956年10月任农八师30团政治处主任(农八师1953年成立,主要分布在石河子附近,师部驻扎石河子市,师市合一,前身是第二十二兵团第九军步兵第二十六师)。1957年7月,新疆自治区党委为加强地方民族的政治思想工作,从兵团抽调了一批干部到地方任职。张恒秀被调到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煤矿管理局四道岔煤矿任党委书记。1958年任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煤矿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1962年10月,张恒秀主动放弃城市的优越条件,响应政府的号召支援农业第一线。并要求组织上将他调到生产建设兵团的农场工作,上级批准了张恒秀的要求将他调到农七师第一管理处园艺场任政委。(农七师1953年成立,主要分布在奎屯附近,师部驻扎奎屯市,前身是第二十二兵团第九军步兵第二十五师)。1963年11月,一管理处园艺农场缩编为分场级机构,张恒秀调到农七师下三场(134团)任政委。后调到农七师下四场(133团)任副场长。无论在任何岗位上张恒秀都矢志不渝,努力工作,战争时期他不怕流血,和平时期他更不怕流汗,每次劳动他都是率先行动,将汗水洒在了他热爱的祖国边陲。生洼开田,陌地开花,张恒秀硬是凭一个军人的毅力和韧劲使戈壁荒滩有了寸寸生机。他不仅奉献了自己,还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张新伶和张新俐也投身到新疆的建设之中,真真是献了青春献子孙。把自己对祖国的爱传承了下去。

1967年文革开始,张恒秀被打成“走资派”停职下放劳动,当了放羊倌。他蹲过“牛棚”,被带过高帽子上街游行,上批斗大会被批斗过。她的妻子袁珍书同时受到牵连,因为前夫出身是地主成份,袁珍书被打成“阶级异己分子”,被迫离开了她衷心热爱的医护事业。袁珍书无论从体力和心理都承受到了巨大的折磨,多次昏倒。白天劳作,晚上随时被带到批斗会场上批斗,没有了尊严和人身自由,让她失去了生存的信念,有了轻生的念头。妻子趁张恒秀不注意的时候,准备服下大量的安眠药,幸运的是被女儿张新俐及时发现,才避免了悲剧发生。张恒秀没有垮,他对妻子说:人活着就要争口气,共产党员活着就要有骨气,就是死也要死个清白!要相信党、相信组织,总有一天会澄清历史还你清白的。妻子在张恒秀的影响下坚定了生活的勇气,重新振作了起来。张恒秀始终相信党,始终有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信念,革命意志更加坚定。1972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根据中央“拨乱反正”的精神,“解放”了一批老干部,张恒秀终于被平反并重新安排了工作。考虑到张恒秀的身体状况,组织上调他到农七师123团任副团长。1980年5月,58岁的张恒秀因战争年代留下的伤残(三级甲等残废军人)和文革期间身体遭受的摧残,身体已经垮到再也不能坚持工作了。经上级批准张恒秀提前离休。张恒秀想到自己戎马一生,峥嵘岁月,离休后应该落叶归根。瘦马恋秋草,征人思故乡,经组织批准张恒秀于1981年7月携家人搬至生他养他的故乡河北省涞水县安度晚年。1995年根据“新疆党委组字(94)15号文件”规定条件,张恒秀享受副师级的待遇。之后老伴袁书珍中风瘫痪,孩子们生活面临困难,但是张恒秀却从来没向组织伸过手,提过任何要求,这个在战争时期抛洒青春和热血荣获过6枚赫赫战功勋章的老兵、狼牙山五壮士式的抗战英雄,在保卫延安中屡建奇功的沙场战士,垦屯戍边的拓荒者,艰难之时方显军人英雄本色。他牢记他身上有一个抗战老兵的热血,有一个共产党员的信念。2000年1月25日张恒秀在新疆昌吉市因心脏病复发去世,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昌吉为张恒秀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新疆兵团日报刊登了张恒秀去世的消息。他的子女遵照他生前的嘱托,将他的骨灰葬在了他的母亲旁边。“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张恒秀戎马一生终叶落归根回到母亲身旁。


王宏艳根据张新伶、张复平口述整理


[责编:王利慧]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