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观念与利益
日期:2018-08-23           来源:中国经济学人


邓新华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家邓小平的忌辰为许多人所纪念,经济学者周其仁几年前的精彩文章《邓小平做对了什么》在朋友圈刷屏。

时间过得快。记得多年前的一个春节假期间,我们一群老乡聚会,召集聚会的老乡说:“今天是邓公的忌辰,我们敬邓公一杯。”邓小平并没有进行过个人崇拜的宣传,但人们自发地、长久地纪念他。

人们常常说,屁股决定立场,意思是说,利益决定观念。对很多看起来不合理的事,他们说,不是主事人不明白,而是他们有自己的利益考虑,所以故意做了那样的选择。

但是张维迎教授问:那么利益又是什么决定的呢?张维迎教授认为,你持有的观念决定你如何看利益。他说,如果观念完全是由利益决定的,经济学者普及经济学知识又有何意义?

我支持张教授的观点。我常常想到邓小平的例子。

每个国家的最高层领导人,多数人的利益已不再是金钱收入、物质生活享受,而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很显然,是他们所持有的观念,在决定什么是他们的利益。如果是利益决定观念,则在相似位置的人,应该利益相似、追求相似,然而,实际上他们的追求千差万别。

据说,与邓小平同时期的改革者撒切尔夫人,就曾经拿出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拍在桌上,说:我们信的就是这个。促进个人的自由,这就是撒切尔夫人眼里的利益。做这件事能给她带来多少财务上的利益吗?不会多,甚至有可能是减少的。更重要的是精神满足,而这一满足是因为她持有和哈耶克相同的观念。与撒切尔夫人观念相反的政敌们,则不会赞同、支持她的利益。而像希特勒这样的人,则视屠杀、奴役他人为自己的利益,同样,这不能带给他更多的金钱收入。

本文不讨论邓小平的个人利益是什么,只说一点:对于中国百姓来说,非常幸运的是,邓小平高度尊重普通百姓的利益。

周其仁教授的《邓小平做对了什么》中说:“作为改革前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的一员,邓小平多年负责处理国家一线事务,几乎就是这个超级国家公司的执行长。正因为对原有体制不堪重负的成本压力有切身感受,也对原体制的运行效率极不满意,才迫使邓小平比局外批评家更明白,权力过于集中的主要结果,恰恰是无法有效行使国家权力。”

周教授的这一分析有道理,但不全面。因为,同样是体制成本高昂,同时期的其他相似国家的领导人,很多人选择维持现状,因为这个成本是他人承担的,但却能满足他们的权力快感;有些人愿意改革,但改革的步子没有邓小平这么大。唯有邓小平,改革坚决坚定,这当然是因为他的观念不同于其他人。

邓小平1978年的著名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中说:“一个生产队有了经营自主权,一小块地没有种上东西,一小片水面没有利用起来搞养殖业,社员和干部就要睡不着觉,就要开动脑筋想办法。全国几十万个企业,几百万个生产队都开动脑筋,能够增加多少财富啊!”

这段话浅显直白,非常符合经济学的道理,更重要的是,一句“能够增加多少财富啊!”的感叹,体现了邓小平由衷地为老百姓创造财富、拥有财富而高兴。古来多少权力者,把铺开自己构想的宏图霸业当成最重要的事,有几个人能有邓小平的境界?

在改革的手段上,邓小平也尊重他人的创造精神。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在谈到经济管理方法时,有这样一段话:“在全国的统一方案拿出来以前,可以先从局部做起,从一个地区、一个行业做起,逐步推开。中央各部门要允许和鼓励它们进行这种试验。试验中间会出现各种矛盾,我们要及时发现和克服这些矛盾。这样我们才能进步得比较快。”这段话体现了,邓小平认为好的做法是无数的人不断地试验,在真实世界中优胜劣汰而得来的。

邓小平总是逼着下面的官员改革,从来不允许他们等着中央来改。他常常用“闯出一条血路”这样的词,来激励人们改革。每当经济增速下滑,他就认为是改革不力导致的。这样的一种哲学,使得中国保持了长时间的高经济增速。在他的时代,无数的人争当改革者,可以用群星璀璨来形容。

同时期的另外两名著名的改革家撒切尔夫人、里根,他们也做了很多改革,但显然他们的影响力不如邓小平。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撒切尔夫人、里根并没有像邓小平这样,发动千千万万人来改革。所以撒切尔夫人、里根的改革,等他们离任之后,很快就人去政息,而邓小平的改革,改变了世界的经济格局,并且,其影响力持续到今天。

撒切尔夫人、里根没有做到邓小平这样成功,有体制的因素,但和他们的见识应该也有很大的关系。

正如周其仁教授所说,“邓小平的哲学,是相信每个普通人都具有改善生活的持久动力。国家要富强,要推进现代化,就必须充分发挥每一个社会成员和所有基层组织的积极性。”这样一种淡化“顶层设计”的改革,实际上是最高明的“顶层设计”。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

[责编:岳雪侠 侯猛]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