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战术 三战三捷
日期:2018-01-3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田  明


“蘑菇战术”,是毛泽东在人民战争的原则基础上根据陕北革命老区良好的群众条件和有利的自然地形及敌强我弱的战略态势,在长期领导中国革命战争的实践中创造出的一种独特战法。1947年4月15日,毛泽东在《关于西北战场的作战方针》中,对这一战法概念作了详尽阐述:(一)敌现已相当疲劳,敌粮已相当困难,尚未极端困难。我军自歼敌第三十一旅后,虽未大量歼敌,但在20天中已经达到使敌相当疲劳和相当缺粮之目的,给今后使敌人十分疲劳、断绝粮食和最后被歼造成有利条件。(二)目前,敌之方针是不顾疲劳粮缺,将我军主力赶到黄河以东,然后封锁绥德、米脂,分兵清剿……(三)我之方针是继续过去办法,同敌在现在地区再周旋一时期(1个月左右),目的在使敌达到十分疲劳和十分缺粮之程度,然后寻机歼之。我军主力不急于北上打榆林,也不急于南下打敌后路,应向指战员和人民群众说明,我军此种办法是最后战胜敌人必经之路。如不使敌十分疲劳和完全饿饭,是不能最后获胜的。这种办法叫“蘑菇战术”,将敌磨得精疲力竭,然后消灭之……

所谓战法或兵法,是战场上博弈的两军最高统帅智慧的结晶。蘑菇战术就是毛泽东在西北战场的决战中打败蒋介石的致胜法宝。

蒋介石向我解放区发动的全面进攻失败后,于1947年春改为对我陕甘宁和山东解放区进行“重点进攻”。蒋以其嫡系胡宗南部队20个旅为主力,集结34个旅共25万人马,妄图一举占领延安,将我军主力赶过黄河以东,或北上绥蒙沙漠地带,扭转其“全面进攻”失败的局势。此时西北地区我军主力只有2.5万余人,敌我兵力之比是10:1,而且我军装备差,弹药少。面对敌强我弱和敌人的疯狂叫嚣,毛泽东深谋远虑,及时正确地估量了敌我态势,主动放弃延安。并在1947年3月16日组建西北野战兵团,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习仲勋为副政治委员,统一指挥陕甘宁边区所有部队的作战。从3月19日撤出延安的1个多月时间里,毛泽东指挥西北野战兵团避开敌人的正面攻势,发挥我军熟悉地形特点和广大人民群众在我们这边的优势,充分利用陕北的山涧沟壑同敌周旋,用“蘑菇战术”和军事辩证法,高瞻远瞩、挥洒自如地在辽阔的西北战场,导演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三战三捷的战争史剧。

兵不厌诈,一战青化砭。1947年3月19日毛泽东撤出延安时,充分利用敌军急于寻找我主力部队决战的心理,指示彭德怀和习仲勋派少部兵力,带上西北解放军所有部队番号的路标,佯装向安塞一带撤退,把敌人主力部队引到安塞,而我军主力6个旅则集结在青化砭待机歼敌。毛泽东的决策果然奏效,胡宗南认为我主力向安塞方向撤退,所以命令5个旅5万人的兵力向安塞追击,只派出整编第二十七师之第三十一旅(缺一个团)计3000人向青化砭搜索警戒。这时,我军正按毛泽东的指示到达预伏圈。3天过后还不见敌军到,一些人就有些着急,但彭德怀坚信毛泽东的指示不会错,敌人肯定会来的。3月25日,胡宗南的三十一旅果然进入毛泽东为其设定的预伏圈内,我军出其不意以6倍于敌的兵力发起猛烈进攻,经过1小时战斗就将其全歼,并活捉旅长李秀云、副旅长周贵昌、参谋长熊宗继。此战歼敌2000余人,取得了我军撤离延安后,与胡宗南展开“蘑菇战术”的第一场胜利。

西北野战军在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战役中三战三捷,歼敌1.4万余人。

                            

                           图为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左二)、副政委习仲勋(左三)在青化砭前线。

妙算敌情,二战羊马河。青化砭一战,胡宗南丧胆丢魂,为避免再被我军各个击破,他又集中10个旅左右的兵力,采用宽正面的集团逐山跃进的办法寻我主力作战。当发现我军在蟠龙地区休整时急忙组织9个旅经瓦窑堡前来包抄合击。毛泽东仔细分析了敌情,预计前来包围合击的敌第一三五旅很可能经过瓦窑堡、蟠龙大道,我军在羊马河地区设伏就可以歼灭敌人,打破胡宗南合围我军的战役意图。据此,毛泽东在3月26日电告彭德怀、习仲勋:

(一)庆祝你们歼灭三十一旅主力之胜利。此战意义甚大,望对全体指战员传令嘉奖。

(二)一三五旅可能向青化砭方向寻找三十一旅,望准备打第二仗。(三)毛于昨日已与中央各同志会合。

根据毛泽东寻机歼敌的指示,彭、习指挥西北野战兵团主力埋伏在瓦窑堡以南5里外至羊马河大道两侧,以精干小部队坚决抗击援敌于羊马河以南(羊马河离瓦窑堡仅15公里)。4月14日,敌一三五旅沿瓦窑堡、蟠龙大道两侧高地南下,上午10时许进入我军包围圈。我军迅速合拢,紧缩包围圈,到下午4时,其全部被我军包围在羊马河西北高地。经过激战,我军全歼敌军4700人,活捉了旅长麦宗禹、少将参谋主任朱祖舒、少将政治部主任王文之,在西北战场首创了全歼胡宗南一个整旅的范例。

诱敌北上,三战蟠龙。羊马河伏击战大捷后,胡宗南寻我主力作战连连扑空,敌人已被掌握了毛泽东“蘑菇战术”兵法思想的我军和陕北民众磨至精疲力竭、饥饿难耐。毛泽东根据胡宗南不顾疲劳缺粮,也要将我军主力赶到黄河以东,然后封锁绥德、米脂,分兵“清剿”的作战方针,为了使敌人十分疲劳和极端缺粮,指示我后方机关佯作东渡黄河转移,又令西北野战军一部兵力诱敌北犯。不出毛泽东所料,连遭败绩的蒋介石在南京也坐不住了,他错误地判断中共中央毛泽东和西北解放军主力正在东渡黄河,随即命令胡宗南迅速沿咸(阳)榆(林)分路北进,第二十二军由榆林南下,企图夹击歼灭我军于佳县、吴堡地区,或逼其东渡黄河。胡宗南接蒋令后,遂以小部兵力固守后方补给站蟠龙镇,以主力9个旅北上绥德。

得知胡宗南主力北上后,毛泽东在4月30日起草了给彭、习的作战电报:

经过精密之侦察,确有把握,方可下决心攻击瓦窑堡或蟠龙,如无充分把握,以不打为宜,部队加紧休整,以逸待劳,准备运动中歼敌。

彭德怀收到毛泽东的电报后,于5月3日拂晓攻击蟠龙一线敌军,并将战况电告。

毛泽东接电后,立即给彭、习发电:

(一)江未电悉。俘敌六百,甚慰。敌主力似在绥米地区有数天停留,至少一星期才能返抵蟠龙。我军如能在一星期内攻克蟠龙,即可保持主动。胡宗南已令张新率二十四旅一部(可能是一个团)增援,望注意……

接到毛泽东的电报后,彭、习指挥西北野战兵团第一纵队主力、第二纵队独立第四旅、新编第四旅、三五九旅主力,于5月2日黄昏发起攻击。经过两天攻坚战,于4日午夜打下蟠龙镇,全歼守敌一六七旅及所属保安团,共计打死打伤敌人6700余人,活捉敌旅长李昆岗、副旅长涂建、参谋长柳届春,还缴获军衣4万套、面粉1.2万袋、骡马1000余匹和大量武器弹药。

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镇三战三捷,共歼敌1.4万余人,给进犯的国民党军以沉重打击,为彻底粉碎敌人对陕甘宁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和我军迅速转入战略反攻奠定了基础。经过这几仗,也使我西北野战兵团由2.3万余人发展到4.4万余人。

陕北三战三捷,充分体现了毛泽东高超的指挥艺术,同时进一步揭示了“蘑菇战术”磨乱敌人心志,使其由傲变躁、由躁而乱、乱而出错;使我军有可乘之机,在熟悉的地理和人文环境中巧妙机动、灵活迂回,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纵横驰骋的致胜奥妙。

来源:《党史文汇》2017年第12期


[责编:岳雪侠 黄世磊]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