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梅》恪守初心
日期:2017-03-03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1934年至1937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主力红军实行战略转移,南方八省14个地区仍留有一部分红军和游击队,在党的领导和人民群众支持下坚持艰苦卓绝的斗争,为进行抗日战争和夺取解放战争胜利,保留和准备了重要基础力量。长春电影制片厂1960年摄制的《冬梅》,通过瑞金地区一支游击队在政委李冬梅领导下与敌人顽强斗争的历程,生动而形象地勾勒了这一被称为“三年游击战争”的图景。

心系“三年游击战争”

最早提出创作“南方三年游击战争”题材电影的,是曾亲历其间的陈毅。当年中央红军主力出发长征,陈毅受命出任中共中央苏区分局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兼中央军区政治部主任,留在江西担负军事指挥并主持政府工作,与项英一起领导中央苏区斗争。

新中国成立后,陈毅担负军地领导重任,繁忙之中仍十分关心文艺工作,尤其对反映革命战争题材的作品十分重视,曾关心和扶持了电影《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1956年夏,已就任国务院副总理并分管文化工作的他,利用在北戴河养病之机,将原三野创作员、曾参与《南征北战》编剧和创作《渡江侦察记》的沈默君找去,专门谈论一直难以忘怀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创作。陈毅说,中国革命的胜利来之不易呀!从高潮到低潮,又从低潮到高潮,反反复复了多少次,我们的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党,我们所经历的斗争,是世界上最轰轰烈烈的斗争。作家们应当大量、大胆地去写。

沈默君坦率地说自己对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历史知之甚少,难以完成这个创作任务。陈毅点头表示理解,说我先给你讲讲,你再到实地去采访采访,遂从当年7月18日至27日,每天上午回忆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经历,沈默君记录并作了录音。

陈毅详尽回顾了在国民党重兵围攻下,原中央苏区和闽浙赣、闽北、闽东、湘鄂赣、湘赣和鄂豫皖等苏区的红军游击队,在极为艰苦条件下,坚决依靠群众支援和掩护,展开粉碎敌人“清剿”的灵活机动的游击战争,对兵民是胜利之本深有感触。他说我党在创建革命根据地、特别是在建立苏维埃政权和“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中,苏区以贫苦农民为主体的广大人民群众获得了土地和翻身解放,同红军游击队结成了生死相依的血肉情缘。

陈毅的回顾具体、生动、形象,讲述时激情满怀,有时轻言慢语,有时声洪如雷,有时饱含热泪,有时五内沸腾,一下把沈默君带进了血雨腥风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中,使其产生了强烈的创作冲动。可惜沈因受反右派运动冲击,不得不将此事搁置下来。

几乎就在同时,刚调任长春电影制片厂编剧的林杉,在所领衔创作的《上甘岭》拍摄将竣,为新作《党的女儿》赴江西瑞金采风,接触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史实,三年后写出了以此为题材的《冬梅》。

1961年7月,周恩来、陈毅陪同金日成访问来到上海,曾抽暇会见电影工作者,在莅临电影演员白杨家作客交谈之际,听她提及参与了长影《冬梅》拍摄很为关注。周恩来特意说:“陈老总对这一段历史十分熟悉,请他抽空跟你谈谈。”陈毅欣然颔首,专门安排时间向白杨作了介绍,白杨听后深感启示很大。

“三落三起”塑造英雄

林杉创作《冬梅》意图,是作为《党的女儿》续集,依然以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军长征后的赣南根据地为背景,人物、情节、地点等虽有一定延续,但变化、发展很大。除我县委书记兼游击队魏政委、敌保安团政治部孙主任及叛徒马家辉保留下来,其余皆为新增人物,尤其是主人公李冬梅,一出场就是坚定稳健的红军指导员,以后则智勇双全奋战于斗争前沿,是一个成熟的革命者形象。而《党的女儿》中的李玉梅,是入党仅两年的新党员,是一个成长中的英雄。故事情节亦由原先《党的女儿》里,敌人屠杀下幸存的李玉梅,在白色恐怖中想方设法找党,团结群众坚持斗争,直至为筹集党费而英勇牺牲,衍变为《冬梅》中的李冬梅,因有身孕即将临盆,在红军主力转移时由组织决定暂留地方,经历了敌后武装斗争严峻磨练,由几个人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游击队伍,迎接抗日高潮到来。人物活动环境,在保留敌人盘踞的武阳镇同时,主要在游击队所战斗的东山展开。尽管两片所描写的侧重点不同,但所着力表现的苏区军民对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和不畏困难的英雄气概,却是一脉相承的,在并不回避斗争的艰巨和残酷的同时,始终洋溢深沉悲壮、高亢激越的精神。

同《党的女儿》一样,《冬梅》的创作亦有原型。为该片创作,林杉曾再度前往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赤色首都─—瑞金采访,并到了与之临界的当年革命斗争另一个中心地区龙岩等地,了解到在红军游击队中有女战士。后来成为冬梅原型的,就是瑞金县的一位女同志,当年她的丈夫去长征了,她自己因身怀有孕被留了下来,生了孩子后找到游击队,经历了种种困难仍坚持斗争。剧中情节则主要取自1934年中央红军撤走后,一直坚持斗争长达12年的瑞金游击队。资料显示其斗争历史非常光荣而又曲折,曾是党所领导的江南八省游击队中最为艰苦的一支部队,以区区数百人应对多达八倍的敌三个师兵力,却获得大发展,迎来新的革命高潮。只是最后由于领导者政治上的软弱、动摇,为叛徒所出卖,致使这支队伍遭到失败,整个斗争没能坚持到底。

林杉从瑞金游击队的曲折历程中,深感在敌后坚持斗争的共产党员,必须具备对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必胜信念,随时随地站稳党的立场,密切联系群众,独立地去跟敌人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这一认识成为《冬梅》创作的立意,因而将现实中瑞金游击队的“三起三落”,经过艺术加工和提炼成为“三落三起”,即冬梅生完孩子以后,刚在火线上找到魏政委,队伍即被打垮,魏政委牺牲,冬梅重新组织队伍,由几个人逐渐发展到十来个人,用巧计打掉伪区分所,队伍进一步扩大,此乃“一落一起”;冬梅与上级党失去联系,渴望找到党,被敌人派来的假交通员骗下,游击队也几乎为敌人一网打尽,隐蔽下来的红军伤员闻讯,机智勇敢地将冬梅救出,又重新组织队伍投入斗争,此乃“二落二起”;抗日战争爆发后,冬梅奉命与敌人进行和平谈判,但谈判破裂,冬梅再次被捕,危急时刻获党营救,由于她在谈判中坚持党的独立自主的原则,保存了革命力量,她领导的队伍被改编为新四军走上抗日战场,此乃“三落三起”。

由“三起三落”变为“三落三起”,就像“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意义迥然有别而又得以升华,这一转换完全符合工农红军主力长征以后留下的红军游击队,在南方八个省十四个地区坚持游击战争,成为新四军基础力量的历史真实,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无比忠诚、百折不挠的坚定革命信念和虽败犹战、永不屈服的顽强斗争精神,从而凸显影片所要表达的“红旗永远不可能倒下去”和“在任何困难面前,只要敢于坚持斗争,就能取得胜利”的主题思想。

其中有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后国共双方谈判剧情,在新中国电影中还是第一次触及,这正是作为革命斗争题材的该片最为与众不同之处。类似白色恐怖、艰难困苦等遭际磨砺的“落”与“起”,在银幕上已不罕见,但是国共两党代表谈判交锋却从未有过。片中对此作了颇为深入而细致的表现,既有因打了十年内战的国民党与共产党要实行合作共同抗日,而带来的一系列戏剧性的变化,又有困守山上不了解情况急剧变化,不仅冬梅为之困惑,同志之间也产生误解,更有一旦知晓党的路线政策发生改变,冬梅义无反顾地坚决执行,并为之积极战斗,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使敌人企图一网打尽游击队的阴谋破产,保全了革命的有生力量,突出体现了冬梅的大局意识与斗争精神。

值得提及的是,林杉对《冬梅》拍摄成功并未满足,因为创作时刚经历了反右斗争,不能不受当时热衷于“塑造理想人物”之风影响,某些地方不免从意念出发,使人物偏向高、大、全。他在总结创作得失基础上,于1963年又创作了《在三年的日子里》,描写瑞金县区委书记兼游击队长李雪梅,在红军长征后坚持斗争的故事,形成了完整的“赣南三部曲”,无论英雄人物的塑造,还是环境、氛围的处理,以及艺术风格的表现,都有很多新的探索,但因时代背景、人物设置、故事情节等,与《冬梅》多有相同之处,为避免重复而未拍摄。

著名影星再迎挑战

《冬梅》剧本创作之初,导演王炎就受派执导该片,曾与林杉一起赴江西瑞金、福建龙岩老区采访,后因《战火中的青春》临时决定上马而中断,拍摄完毕又偕摄影王启民、音乐张棣昌等转而投入《冬梅》筹备。首先面临的是选择演员,作为《党的女儿》续集,延续下来的我方魏政委和敌方孙主任、马家辉,仍由张凤翔、周文彬、李林饰演,新增人物小妹子、小赵、陈排长、张班长等,亦很快确定了扮演者为卢桂兰、杨启天、马世达、白英宽等,就连出场很少的配角王大东、顾总指挥、士绅代表等,亦敲定了正、反派演员中已有一定名气的印质明、田烈、方化扮演。唯有主人公冬梅的饰演者安排曾有周折,起初王炎并没有打算请白杨出演,但当时电影界的领导夏衍力主白杨担当,缘由是此前长影所拍摄的原拟向国庆10周年献礼的《金玉姬》,就是经夏衍向编导王家乙推荐,邀请白杨饰演片中主人公、朝鲜族抗日联军女游击队长金玉姬。此片发行延后,与《战火中的青春》等一起,列入1960年的“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五十周年电影周”公映,白杨的表演在业界内外颇获好评,被认为其由擅演贤妻良母向塑造战斗女性转型获得成功。因而在决定拍摄《冬梅》时,夏衍再度提出让白杨来演一个红军游击队的女政委,王炎“拗不过”才定下来。

其实,王炎并非不认识白杨。斯时中国影坛女演员中,白杨声誉最为显赫、影响最为巨大,是不止一代观众所仰慕的大明星。王炎早在年少时就看过白杨主演的影片,解放初期成了电影行业一员,在上影参拍《南征北战》时,与偶然来厂的白杨见过面,此后又多次遇到,只是不甚熟悉,用王炎的说法“阅历相距太大了”。电影系统开始定级时,王炎定为文艺五级,而白杨是文艺一级。后来长影公布《冬梅》演员名单时,厂里就有人戏称王炎:“五级小导演,竟敢拍一级大演员的戏?”

资历悬殊固是因素,其实王炎当初并未起用白杨主演《冬梅》,更为主要的还是着眼于角色特质与演员条件匹配与否。在王炎的印象中,白杨解放前后所主演的影片角色,基本属于积淀了长期封建主义压迫的中国妇女的典型形象,以《一江春水向东流》中的李素芬和《祝福》中的祥林嫂为代表,因独特把握和精湛体现了“贤妻良母”深刻内涵,奠定了其在中国电影的艺术地位,但究其形象本质不是具有反抗精神的劳动者,而是缺乏觉悟的受苦人,表演上虽渗有东方妇女特有的温柔、娴静、善良品格,以及经受得住折磨、痛苦的忍耐精神,但与李冬梅这样能文善武的成熟的革命者,还是有明显差异的。白杨自己亦曾经常苦恼并向王炎坦承,她没有工、农、兵的生活积累和磨练,很想努力改变这个现状。

后来《冬梅》的拍摄实践表明,王炎曾顾及的“阅历”差距并未形成妨碍,白杨与摄制组相处及合作是愉快的,她极尊重被称为“五级小导演”的王炎,也很尊重摄制组里从摄影师王启民、常彦,到青年演员卢桂兰等所有的人。她不摆名演员的架子,虚心地接受别人的意见,被全摄制组尊称为“白大姐”。该片于1961年正式开拍时,正值我国严重困难时期,每人每天的口粮不足一斤。白杨年纪较大,又是全国人大代表,拍外景所到之处本可受到优待,但她拒绝照顾,不肯住市一级招待所,非要坚持与摄制组成员一样的生活标准,以同甘共苦为乐,但王炎等心里清楚,她的工作量要高过别人几倍。

白杨更以一以贯之的辛勤探索与刻苦努力,印证自己完全胜任李冬梅这一崭新角色。尽管她已有过塑造女游击队长金玉姬的经验,但还是清醒意识到将要饰演的李冬梅,其曾是红军指导员、后为游击队政委的身份及所处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斗争环境,自己并不熟悉,因而要演好是有相当难度的。当她仔细研读了《冬梅》剧本以及相关的革命历史回忆等资料后,深受触动而发出由衷感叹:“多少党的好儿女、战斗的好姊妹,在艰难的岁月里,发射着真正的倔强和可爱。为了革命,什么也阻挡不了她们前进,为了革命,什么困难也难不倒,更不会使她们丧失勇气和力量。为什么?因为她们把生命交给了党,更主要的是党教导了每一个革命战士!”其时正值白杨加入党组织不久,她决心把塑造冬梅形象的过程,当作自己向英雄人物又一次学习的过程,以冬梅“不怕难,只等闲”的态度投入到创作中去,越是难,越得上,破釜沉舟拼搏一次,通过《冬梅》提高自己。

为了塑造好冬梅的形象,白杨不仅前往江西瑞金等地体验生活,考察、研究红军在苏区坚持对敌斗争的事迹,而且特意拜访了曾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时任沈阳军区政委的周桓上将,后来又请教了1955年授予将军衔中的唯一女将军李贞少将,她有类似冬梅的经历,曾指挥过一支红军游击队,有很多实战经验。两位将军曾亲莅长影小白楼,一招一式地比划介绍,成了《冬梅》的“义务导演”。白杨虚心认真地讨教,不断揣摩领会。进入正式拍摄,她将自己在长期艺术实践中形成的优美、自然、含蓄、鲜明的表演风格,与人物的坚定、刚毅、沉着、无畏等特征融为一体,塑造出了李冬梅不怕困难、蔑视顽敌、勇于斗争、善于斗争的真实感人形象。王炎晚年回顾《冬梅》拍摄经历,还充满感慨地表示:“白大姐不仅给观众留下了一个与前不同的人物形象,还给我们留下了老一辈电影人的传统美德和敬业精神。”

影片于1961年7月上映后,票房很快接近《党的女儿》,片中所塑造的李冬梅“闪烁着瑰丽革命色彩的英雄形象”受到观众喜爱。业内外均认为白杨的表演真实、自然,是有份量的、成功的,在其艺术生涯中留下了有意义的一页。白杨结合该片创作体会,受邀在全国故事片创作会议上作了专题发言。后来白杨在京住院治疗期间,邓颖超受周恩来委托在家中院里采摘一束海棠花前往看望,特意说明,“这花品种特别,可叫开不败的鲜花,是经久不凋的”,对其为讴歌在困难形势下坚持斗争红军女战士所作努力和在艺术创造上不懈进取予以称许与鼓励。■


[ 责编:陈彦如 ]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