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学民:河北军民抗战的重要贡献和历史地位
日期:2015-03-30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宋学民


中国的抗日战争是自鸦片战争爆发100多年来中国人民反抗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成为中华民族由衰落走向振兴的转折点。河北地处长城内外的咽喉要道和华北敌后的前哨,燕赵儿女在这场战争中不畏强暴、英勇抗敌,创造了伟大的业绩,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卓越贡献,在整个抗日战争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一、河北是敌后抗战的主要战场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历史上,河北是除东北三省以外,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摧残时间最长的地区。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军大规模进攻我国东北三省地区,此后仅4个月东三省全部沦陷,河北首当其冲成为日军进攻的主要地区。1933年1月,日军炮轰山海关,成为入侵河北的开始。广大爱国官兵开始在长城沿线的冷口、喜峰口、古北口等地,抗击日军,掀起长城抗战。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等爱国将领在张家口成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开展抗日斗争。孙永勤则在热河组织抗日救国军抗击日军的侵略。直到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河北遭受日本侵略和河北人民不屈斗争长达十二年零八个月。

全面抗战爆发后,八路军三大主力进入敌后,在河北广大地区创建抗日根据地。1937年11月,聂荣臻率领八路军第115师一部挺进阜平,开始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是八路军开赴敌后创建的第一个根据地。此后根据地不断发展壮大,牵制和抗击着1/3至1/2在华北的日军,被党中央誉为“敌后模范的抗日根据地”。八路军第129师在刘伯承等领导下挺进太行山,以山区为依托建立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根据地,其总面积、总人口占到了华北的1/5和1/4。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军民与日军进行了殊死斗争,基本上粉碎了日军妄图控制冀南平原的企图。八路军第120师在贺龙师长的率领下转战冀中,取得了一系列的战果,打开了河北抗日的重要局面。另外,河北东部还建立了冀鲁边抗日根据地。八路军挺进华北敌后创建的这些根据地,基本囊括了河北全境。当时全国共有19块抗日根据地,河北境内就有3块。冀热辽抗日根据地更是建立在抗日斗争的最前沿,不仅牵制了占领东北的日军,后来还成为八路军进军东北的前沿阵地。

河北军民英勇抗战,取得了辉煌战果。三大主力在河北境内,充分利用环境,开展斗争,打击敌人,其中著名战役有香城固伏击战、齐会战斗、陈庄战斗、黄土岭伏击战和百团大战。1939年2月,八路军第129师386旅部队,埋伏在威县以南香城固一带,经过激战,共击毙日军200多名。香城固伏击战被刘伯承师长称赞为“平原上的模范伏击战”。1939年4月,八路军第120师在贺龙亲自指挥下,赢得齐会战斗大捷,共歼灭日军吉田大队700余人,取得了平原游击战争中以外线速决打歼灭战的经验,创造了平原歼灭战的光辉范例,日本大本营闻讯后惊叹:没有想到,八路军居然能打平原歼灭战。1939年9月,八路军第120师和晋察冀军区相互配合,在灵寿县陈庄经过6天5夜的激战,歼敌千余人。陈庄战斗成为晋察冀边区模范歼灭战之一,体现了八路军、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相互配合所产生的伟大力量。1939年11月,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部队在黄土岭地区进行伏击,击毙了日军中将阿部规秀,震惊日本朝野,日本的报纸称:“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阿部规秀是中日开战后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最高将领。更赫赫有名的是百团大战。为了粉碎日军分割蚕食根据地的图谋,打破其“囚笼政策”,从1940年8月开始,八路军主力部队在华北发动了一场以破坏正太路为重点的交通破袭战役。随着战役的展开,八路军参战部队达到105个团约20万人,共进行战斗1842次,毙伤俘日伪军4万多人,破坏铁路474公里,公路1500多公里,桥梁、隧洞和火车站260多处,摧毁大量碉堡和据点。日军遭受打击后,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百团大战,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在华北地区发动的一次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带战略性的进攻战役,粉碎了日军的“囚笼政策”,给侵华日军以强有力的打击,对坚持抗战、遏制当时国民党妥协投降暗流、争取时局好转起到了积极作用,并用事实驳斥了国民党顽固派对共产党、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诬蔑,进一步鼓舞和增强了全国人民夺取抗战胜利的信心。河北是百团大战的主战场之一,河北抗日根据地军民在百团大战中贡献了巨大力量,立下了卓越功勋。正因为如此,在百团大战后两年里,侵华日军调集了大批兵力,对河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残酷的大“扫荡”,根据地进入了最困难时期。尽管根据地的斗争变得异常困难,但广大抗日军民克服了重重困难,在1944年迎来了局部反攻的大好局面。

二、河北人民在抗战中付出巨大牺牲

河北人民的反抗遭到侵华日军的野蛮报复。日军在侵略河北期间,制造的屠杀和惨案就达300余起,仅一次上千人的惨案就有藁城梅花、成安、丰润潘家峪、滦县(今滦南)潘家戴庄等多起。其中,成安惨案5300余人被杀,多户杀绝;藁城梅花惨案被杀1547人,46户被杀绝,烧房600余间;潘家戴庄被枪杀、活埋1110人,烧毁房子1030间;潘家峪惨案被枪杀1230人,31户被杀绝,1100多间房屋被烧毁。日军累累罪行,罄竹难书。尤其对根据地中心区的进攻中,频繁施放毒气,散布细菌,其野蛮残暴更是令人发指。1942的定县北疃惨案,正是由于日军施放毒气,造成800余名中国军民遇难。1943年秋卫河流域的“霍乱作战”,决堤的洪水夹杂着霍乱病菌四处蔓延,使冀南、冀鲁豫根据地疫病风行,尸横遍野。

为分割封锁抗日根据地,阻断八路军与人民的联系,日军还惨绝人寰地在平北、冀东的长城沿线和冀西的部分地方制造了大片“无人区”。被强行驱赶进所谓的“集团部落”(即“人圈”)里的群众,不仅衣食无着,居住环境恶劣,而且还遭受敲骨吸髓的经济盘剥和残暴至极的政治高压统治。一座座“集团部落”犹如一座座人间地狱。而坚持不进“部落”的人们为躲避敌人,隐匿深山,衣食匮乏,生活十分凄惨。

在实施武力屠杀的同时,日本侵略者对河北进行了残暴贪婪的经济掠夺。在占领区,他们疯狂掠夺各种战略物资。河北的煤矿全被日军控制。日军进行疯狂的掠夺性开采,仅开滦煤矿在其占领的3年9个月中,就被掠夺煤炭2260万吨。龙烟铁矿的铁矿石几乎全被掠走。同时,日军还实行经济垄断,打击吞并民族工商业,大量发行伪钞,实行粮食“配给制度”。对我抗日根据地,则采取彻底摧毁和严密封锁。在“扫荡”中大肆抢掠粮食、牲畜和其他财物,只要能带走的一点不留,不能带走的如房屋、农具等一律烧掉、毁掉。麦收、秋收季节还集中抢劫粮食。此外,日本侵略者在河北大肆掳掠青壮年去东北和日本充当劳工。恶劣的环境,繁重的体力劳动,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使众多劳工客死异乡。

从1933年日军入侵河北,到1945年日本投降,在近13年的时间里,河北民众为抗战的胜利付出巨大牺牲。据统计和考证,全省伤亡548万余人,以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河北省人口2683多万人作参照,人口伤亡占到全省总数的1/5。财产损失更是惊人,仅粮食就达3312亿斤,土地3.5亿亩,房屋522万间,各类工厂、作坊、矿山、商铺等17964家,人民财富可谓损失殆尽。更为严重的是,在日军的摧残下,河北的经济体系濒临崩溃,战后花费了相当长时间才得以逐步恢复。

三、河北人民为抗战作出重要贡献

在近十三年的艰苦抗战中,河北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纷纷拿起武器,踊跃参军参战,积极参加生产,运用智慧,创造对敌作战形式,倾心倾力支援抗战,为抗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河北人民踊跃参军参战,为发展壮大抗日武装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抗战初期,河北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参军热潮,各地出现大批青年一起参军的热烈场面,成建制的队伍屡屡出现,如阜平营、曲阳营,特别是平山团,在短短一个月零三天的时间里,1500名优秀平山子弟报名参军。闻名遐迩的马本斋回民支队,是回民子弟组成的抗日武装,其辉煌的战绩得到党中央、毛泽东的嘉奖。抗战初期河北人民积极参加抗日斗争,出现了全国少有的场面。如1938年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仅1个多月的时间,参加人数就有20多万,他们攻占了9个县城,摧毁了日、伪全部设施。还有冀中的河北游击军,仅半年时间就成立了十二路,发展成拥有号称10万大军的抗日武装。到抗战胜利,战斗在河北大地上的晋察冀和晋冀鲁豫部队都有了飞速发展,晋察冀所属正规部队由3000余人发展到32万人,民兵从无到有,发展到90万人;晋冀鲁豫所属正规部队由9000人发展到30万人,民兵发展到40万人。

河北军民创造的多种独特作战形式,为配合八路军主力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十分险恶的环境里,河北军民利用自己无穷的智慧,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创造了很多独特的作战方式,并使之不断地发展和完善,成为反对日军“扫荡”、“蚕食”的重要作战形式。如令“敌人胆战心惊”的地雷战、“大显神威”的地道战、“神出鬼没”的水上游击战、“啄得敌人团团转”的麻雀战等等。这些独特的作战形式都是河北军民在抗战中的伟大创举,并被推广到其他地区。地道战、地雷战、水上游击战的运用给了日本侵略者以很大的牵制和打击,有力地配合了八路军的外线作战,也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河北人民积极参加根据地建设,在建党、建军、建政、群众工作和经济、文教等方面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如在晋察冀边区1941年民主大选中,晋察冀边区各地参选民众平均占选民总数的80%以上,中心区则达90%以上,游击区也达70%以上,妇女参选者达83.6%。

河北人民以多种形式支援、参加抗战。他们热情接待和照顾伤病员,冒着生命危险掩护伤病员,“母认子、妇认夫、子认父”的事情在根据地经常发生。开明地主献铜、献铁、献粮,儿童站岗放哨送信,妇女做军鞋、军衣,共同支援抗战。在根据地涌现出了大批的英雄模范,书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其中有爆炸英雄李勇、战斗英雄邓世军、子弟兵母亲戎冠秀、合作社英雄张瑞、抗日民族小英雄王璞等。还有被誉为冀中子弟兵母亲的李杏阁、太行杀敌英雄娄天朝和太行女杰李才清等。他们的感人事迹,鼓舞和教育着广大人民群众,进而推动了根据地各项工作的进一步开展。

此外,抗战时期,河北各地还开办了许多学校,如,1938年在深县创办河北抗战建国学院,1939年在唐县创办的白求恩卫生学校(后改为白求恩医科大学),在陈庄开办抗大二分校,在南宫成立冀南政治干部学校,在阜平成立华北联合大学。1939年7月,抗大总校师生渡黄河,涉汾水,翻吕梁,越太行,经陕西、山西、河北3省的25个县,行程1250千米,辗转一年多,摆脱了日军的围追堵截,于在1940年11月到达邢台县浆水镇,在华北敌后,进行为时两年多的办学。这些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不仅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同时也为新中国建设贡献了力量。

四、艰苦抗战铸就了河北抗战精神

河北军民在悲壮惨烈的抗战中孕育、产生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河北抗战精神,体现了燕赵儿女“慷慨悲歌”的民族气节和感天地泣鬼神的豪迈壮举。这笔宝贵的精神财富至今仍激励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

不畏强暴、百折不挠的拼搏精神。在抗战中,侵华日军丧心病狂,在河北大地上制造了多起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建立了5万多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其残酷暴虐令人发指。面对日军的法西斯暴行,河北人民不屈不挠,无畏无惧,始终进行着殊死的抗争和英勇的拼搏。如丰润潘家峪惨案后,20多名青年从血泊中站起,擦干身上的血迹,掩埋好亲人的尸体,走上保家卫国的战场。

英勇顽强、舍身救国的奉献精神。在艰苦卓绝的抗战中,河北军民赴汤蹈火,英勇拼搏,无私奉献。太行山麓,华北平原,狼牙峰巅,白洋淀畔,都涌现出大批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都留下了他们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民族之魂。如为国捐躯的左权、包森、常德善,母子两代英雄白文冠和马本斋,不屈不挠的女英雄刘耀梅等,特别是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主义精神,更是影响着后人,就连当时与之战斗的日军,也被他们的精神征服。抗战时期,河北留下姓名的烈士达10万多人。

万众一心、和衷共济的团结精神。日本帝国主义的大肆侵略和血腥屠杀,坚定了河北人民团结一致、共同御侮的决心和信心。在河北党组织的倡导下,燕赵儿女响应“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粮出粮”的号召,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组成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用血肉筑成了一座侵略者不可逾越的新的长城。

艰苦奋斗、开拓进取的创新精神。抗战期间,河北军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开拓进取,创造了许多奇迹。如:不仅开创了北岳区和太行区山岳根据地,而且开创了冀中区和冀南区平原根据地;不仅创立了人民战争的武装体系和战略、战术、战法,而且创造了在抗战中改造旧社会、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实例;不仅首创了共产党领导的民族统一战线的抗日民主政权,而且创造了根据地建党、建军、建政和经济、文化建设的经验,晋察冀边区“双十纲领”被誉为全国各地特别是敌后各抗日根据地“最好的参考和借镜”。这些,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历史上都是“开辟新纪元的一页”,集中反映了河北人民在敌后抗战中艰苦奋斗、开拓进取的创业精神。

抗战的烽火已经消散70年了,但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抗日战争这段悲壮的历史。河北军民为抗战胜利作出的重大贡献,河北人民为抗战胜利付出的巨大牺牲,河北抗战铸就的伟大精神将永存史册。


(本文选自《征程与责任——河北党史宣讲稿选编》,作者为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