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胜军:新中国成立前中共河北省级领导机构的历史沿革(下)
日期:2015-03-30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赵胜军


对“左”倾冒险主义的做法,李铁夫大胆提出质疑,并得到省委负责人的支持

中共河北省委的数次被破坏,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省委执行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导致党的领导机关过于暴露,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对此,曾担任过省委宣传部长、组织部长的李铁夫提出自己的意见。李铁夫是朝鲜人,原名韩伟键。1928在上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1年,接受中共的指派,赴北平工作,出任党的外围组织——北平反帝国主义大同盟党团书记,1932年9月后,先后担任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长、组织部长。1933年5月18日,在出席反帝大同盟党团会议时,被国民党当局逮捕押往南京监狱。同年7月15日,经党组织和朝鲜同志营救,获得保释出狱。1934年初,党组织又派他到天津工作。应该说,河北省委几年的情况,李铁夫相当了解。他深感,几年来,河北党组织的某些负责人不顾困难处境,在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经中央代表推动,错误地提出“开展游击运动,创造北方苏区,建立红军”等口号,一味要求采取正面斗争行动,盲目发动了一系列武装暴动,致使党组织和群众斗争屡被破坏,很多党员被捕牺牲,损失严重。

李铁夫在冷静思索的基础上对局势进行了客观估计和分析。从1933年11月至1934年2月,相继写了一系列文章和意见书,连续八次上书中共河北临时省委,要求改变斗争策略,还把部分文章投到党的北方刊物《火线》上。他的意见得到河北临时省委部分领导成员的赞同。但是,中央驻北方代表却视其为严重政治问题,予以严厉批判。此时,省委书记吴雨铭私自出走。河北省委推举组织部长孟用潜(化名孟坚)任书记。而孟用潜对李铁夫的观点是支持的。

1934年3月30日,临时中央发出《致北方代表及河北省委的信》,要求对李铁夫给以“最后严重警告,停止其一切领导工作”,并要求“在河北党内开展极残酷的斗争”,对于支持李铁夫观点的同志进行严肃处理。随后,河北临时省委作出《关于反对右倾取消主义的决议》。5月,李铁夫被错误地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分子”。6月,孟用潜被免去代理书记职务,省委宣传部长、秘书长等人被开除党籍。李铁夫的问题直到刘少奇1936年到北方局主持工作后才得到解决。这是后话。

1934年7月,中央驻北方代表孔原主持对河北省委进行改组,组建临时省委,朱理治任书记。1935年2月,朱理治调陕北特委,高文华任省委书记。5月,中央驻北方代表孔原调离。行前,决定以河北省委为基础建立中共中央北方局,规定在指导北方工作时用北方局名义,在指导河北工作时用河北省委名义。实际上,中共中央北方局与河北省委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为了解决党的活动经费困难,高文华卖掉了亲生儿子。而刘少奇主持北方局工作后,河北的工作出现了新局面

1935年,正值日本扩大侵华战争,在华北不断制造事端。6月、7月,国民党察哈尔当局、华北军事当局与日本侵略者先后达成了《秦土协定》、《何梅协定》,冀察两省的主权大部丧失。

在此形势下,中共河北省委领导了一系列的抗日反蒋斗争。但此时,省委却面临着经费奇缺的窘境。当时省委书记高文华对外的身份是南方在天津做生意的客商,为了维持身份、不引起别人的怀疑,他想尽了办法。但这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省委的工作经费出现了困难的,与中央又联络不上。省委的同志们可以牺牲个人利益忘我工作,但要进行革命活动,经费是必需的。经费问题让高文华一筹莫展,最后想到了卖孩子这个办法。当时,高文华有两女一子。

高文华与妻子商量了一番,最后决定将儿子卖掉,为的是多卖些钱。高文华卖孩子得来的钱,维持了省委三个月的活动,后来中央派人送来了经费,算是彻底解决了困难,而孩子却再也没有找回来。解放后担任过国家水产部长的高文华在晚年回忆起此事又是那样的淡然和从容,不由人顿生敬意。

1935年冬,为了实现白区工作的转变,已经到陕北的中共中央决定派刘少奇到华北主持北方局的工作。1936年3月底,刘少奇到天津,4月,在他的主持下,将北方局和河北省委彻底分开,中共河北省委成为只领导当时河北省辖区内各级党组织的省委组织。此后,在北方局的领导下,河北省委纠正了“左”倾冒险主义和关门主义的做法,把组织工作转移到建立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上来,各级党组织得到了恢复和加强。

1937年4月,由于省委书记高文华要到延安出席白区工作会议,省委的工作由马辉之主持。

为了适应变化了的形势,中共河北省委一分为二;抗战初期,河北境内存在几个抗日根据地省委

1937年5月,中共中央白区工作会议在延安召开。这个会议开了近一个月,直到6月10日才结束。鉴于河北省已形成了冀东沦陷区和国民党统治区,为了便于在不同条件下开展党的工作,会议决定将河北省委一分为二,在沦陷区冀东建立敌后河北省委,在国统区建立平汉线省委。

就在河北参加白区会议代表在返程途中时,七七事变爆发了。这之后,按照白区会议的决定,以李运昌为书记的敌后河北省委在天津成立;以李菁玉为书记的平汉线省委在石家庄成立。

七七事变后,形势变化的异常迅猛。侵华日军沿铁路线长驱直入,铁路沿线和重要城镇相继被日军占领。但广大的山区和农村给八路军挺进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留下了空间。八路军挺进敌后,河北各级党组织积极配合八路军创建抗日根据地的斗争。

这一年的9月,为配合八路军一一五师聂荣臻部开辟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中共中央北方局组建中共晋察冀省委,敌后河北省委和平汉线省委的部分人员参加省委工作。李葆华任省委书记。

10月,侵华日军迫近石家庄,平汉线省委撤离前,派薛振彦(化名肖悌)代表省委留在冀中开展工作。当月,他召集保东、保南两个特委负责人开会,决定两特委合并,组建中共保属省委,张君任书记。保属省委成立后,所属各县党组织创建起十几支抗日武装,后整编成河北游击军。还配合吕正操领导的人民自卫军进行扩军。1938年1月,人民自卫军在晋察冀军区整训结束返回冀中,北方局派鲁贲随军到冀中,在保属省委的基础上组建中共冀中省委,鲁贲任书记。5月北方局又派黄敬到冀中主持召开冀中区第一次党代会,会议选举黄敬为书记。

中共平汉线省委自10月从石家庄撤离后,经井陉、阳泉与八路军一二九师会合,后到山西辽县(今左权县)一二九师师部驻地,当月,根据北方局决定,改建为中共冀豫晋省委,配合一二九师开辟以太行山为依托的抗日根据地,李菁玉任书记。1938年1月,李菁玉任八路军东进纵队政委,与司令员陈再道一起率部挺进冀南,开辟冀南抗日根据地。3月20日,中共冀鲁豫省委在南宫成立,李菁玉任书记。至此,原平汉线省委下辖的区域,在被日军分割的形势下,各自开辟成抗日根据地,都建立了省级中共领导机构。

而敌后河北省委此时正在为组织冀东抗日大暴动紧张地工作着。七七事变后,李运昌在天津组建敌后河北省委并任书记。9月,为配合八路军开展敌后抗日武装斗争,准备发动冀东抗日大暴动,北方局派李运昌回冀东家乡工作,敌后河北省委书记由马辉之担任。1938年7月,为便于领导冀东抗日暴动,敌后河北省委由天津迁到冀东。10月,冀东抗日暴动结束后,敌后河北省委撤销。因为此时河北各抗日根据地的领导机构都改称为区委了。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各个战略区的省级领导机构都经受了考验;新中国成立前夕,冀东、冀中、冀南三区党委合并,成立新的河北省委

如前所述,抗日战争初期,河北地区各抗日根据地的中共省级组织,按照中共六大党章的规定,仍称省委。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总结了抗战初期中共地方组织系统设置的经验,于1938年8月、11月,先后发出了《中央书记处关于改变敌后党的领导机关的通知》和《扩大的中央第六次全会关于各级党委暂行组织机构的决定》,指出,为了适应目前战争环境与党的工作,党的各级组织机构必须加强和有所改变,在敌后的各级党委的工作区域,应按敌情、战略关系与行政区划,重新划分。至此,河北地区各抗日根据地省委一律改称区党委。

1938年11月,中共晋察冀省委改称中共晋察冀区党委,刘澜涛任书记。这之前晋察冀省委的活动范围与晋察冀边区的辖区是一致的。但后来随着晋察冀边区的不断扩大,到1941年1月,中共中央北方分局改称晋察冀分局,为避免组织名称的混淆,晋察冀区党委改称北岳区党委,刘澜涛仍任书记。1944年9月,北岳区分建为冀晋、冀察两区,冀察区在1945年改建为察哈尔省。中共冀察区委改为中共察哈尔省委,书记先后是刘道生、刘杰。到了1947年11月,为加强集中统一领导,抽调干部支援新解放区,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决定,冀晋区党委和察哈尔省委合并为新的北岳区委。到1949年1月,北岳区党委与冀热察区党委合并为中共察哈尔省委。1952年察哈尔省撤销,部分地区划入河北省。

冀中省委改称冀中区党委后,黄敬仍任书记。1942年5月,侵华日军对冀中进行空前残酷的“五一大扫荡”,冀中根据地变成被敌细碎分割的游击根据地,冀中区党委奉命随部队突围转移出冀中区。晋察冀分局组建冀中临时区党委,由程子华主持工作。1943年9月,晋察冀分局撤销冀中区党委,成立冀中区工作委员会,作为分局的办事机构。1944年10月,随着冀中抗日斗争形势的好转,冀中区党委恢复,林铁任区党委书记,一直到1949年7月。

冀南省委改称冀南区党委后,李菁玉仍任书记。1942年12月,宋任穷任区党委书记。1944年6月,为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冀南区与冀鲁豫区两个区党委合并,冀南区设工作委员会,彭涛任书记。1945年8月,冀南区党委恢复建立,直到1949年7月。李菁玉、王从吾、马国瑞先后担任区党委书记。

相对冀中、冀南来讲,冀东的党组织的经历要曲折得多了。冀东抗日暴动队伍西撤,损失惨重。党组织也损失不小。中共中央决定调整部署,继续开辟冀热察区抗日根据地,1939年1月,建立中共冀热察区党委,冀东成立地委归冀热察区党委领导。7月,冀东地委改建为冀热察区委冀东区分委,李楚离任书记。经过几年艰苦斗争,冀东根据地不断扩大,党组织也不断发展壮大,到1943年,中共冀热边特委成立时,已经发展到五个地委了。到1945年1月,中共冀热辽区党委成立,李运昌任书记。抗日战争胜利后,冀热辽区作为八路军的前进阵地,率先挺进东北,在这个过程中,解放了热河,组建了中共热河省委。热河省到1955年撤销,部分地区划入河北省,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1945年12月,根据中央指示,中共冀热辽区党委改称为冀东区党委,书记先后是李楚离、张明远、吴德。需要说明一下,1947年5月至1949年3月这一段,冀东区党委归属中共东北局领导,1949年3月,又划归中共中央华北局领导,至此,冀中、冀南、冀东三区合并的条件已经成熟。

在八年的抗战和三年的解放战争,河北各战略区的省级领导机构,忠实地执行中共中央的路线,坚定地领导广大人民群众,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经受无数艰难险阻的考验,迎来了新中国的曙光。

1949年7月,中共中央决定恢复河北建制,12日,冀中、冀南、冀东三区的区党委合并,成立中共河北省委,原冀中区党委书记林铁任书记,原冀南区党委书记马国瑞任副书记。

至此,中共河北省委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本文选自《征程与责任——河北党史宣讲稿选编》,作者为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常务副主任,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