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树彦:民主革命时期中共河北历史的几个特点(上)
日期:2015-03-27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中国共产党历来注重从自身历史中学习经验、汲取教训,不断把事业推向前进。党的历史本身就是一部蕴含丰富的“教科书”。在民主革命时期,河北各级党组织率领河北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在波澜壮阔的全国党史画卷中写下了光辉的篇章。把握好民主革命时期河北地方党史的特点,既可以加深对河北党史在全国党史中所占重要地位的理解,也有助于对全国党史的学习和认识。
      一、河北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故乡,是马克思主义传播最早的地区之一,也是中共地方组织建立最早的地区之一

1840年鸦片战争后,外国列强频繁入侵,加之清朝政府的腐败无能,国内外矛盾加剧,中国由一个独立的封建国家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国家危亡,社会黑暗,民不聊生。中国该向何处去?中国人民还能不能庄严地生存下去?这给每一个中国人提出了非常严肃的问题,也使每一个中华精英开始了苦苦地求索。1898年,以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改良派发动戊戌维新运动,力图通过变法救亡图存,但是变法仅仅维持了103天就惨遭失败。1905年,孙中山在日本东京成立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政党——同盟会。在孙中山领导下,1911年的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清朝政府,结束了几千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1912年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但是,辛亥革命成果仅仅维持了三个月,就被北洋军阀袁世凯篡夺。袁世凯倒行逆施复辟帝制,不到一百天就被赶下了台。之后,中国陷入了四分五裂、军阀割据的混乱局面,人民生活更加困苦。
      1915年,陈独秀创办了《青年》杂志,后改为《新青年》,它的主旨是宣传民主与科学,抨击封建主义旧文化,提倡新文化。参加《新青年》宣传的骨干有李大钊、鲁迅、胡适、钱玄同、刘半农等一批具有先进思想的知识分子。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马克思主义产生了影响。1918年,李大钊率先在中国发表了《法俄革命之比较观》,指出了俄国革命是世界新文明之曙光。之后,他又发表了《庶民的胜利》和《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等文章,比较系统地介绍马克思主义思想。
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作为战胜国派代表团参加在巴黎召开的“和平会议”。巴黎和会在帝国主义列强操纵下,不但拒绝中国提出的各项合理要求,而且在对德和约上明文规定把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北洋政府竟准备在“和约”上签字。这个消息传出后引发了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五四运动以爱国学生为主体,工人和各界人士广泛声援,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如陈独秀、李大钊等,成为运动的中坚,引领了运动的方向。运动最后取得了胜利,迫使北洋军阀政府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同时也罢免了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三个卖国贼。五四运动开启了中国人思想解放的新纪元,它是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分水岭”。
       正是十月革命和巴黎和会,促使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开始转向。五四运动前在《新青年》上发表的文章介绍的多是西方的思想,像李大钊那样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的是少数;五四运动之后,介绍十月革命和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书刊、社团陆续增多,这为后来马克思主义的传播铺平了道路,也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奠定了一定的思想基础。
       近代以来的历史事实使许多先进的知识分子认识到:如何挽救危亡的中国?资产阶级改良的道路走不通,资产阶级革命也失败了,惟一正确的选择就是走十月革命的道路。而走十月革命的道路必须有无产阶级的政党来领导,这就把组建共产党的任务提到了议事日程。

1920年,李大钊、陈独秀商量建党事宜。尔后,陈独秀在上海、李大钊在北京先后建立党的早期组织。到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宣告中国共产党的正式诞生。

从以上历史背景可以看出,李大钊在传播马克思主义和创建中国共产党的过程当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也才有“南陈北李,相约建党”之说。

就李大钊短暂一生看,他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概括起来,李大钊有八大历史功绩,即:领导五四新文化运动;关心青年的成长,培养了毛泽东、周恩来等一代领袖人物;在中国最早系统地宣传马克思主义;为中国昭示了新的社会主义发展方向;创建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促成了首次国共合作;领导了北方工农运动,是北方工农运动的伟大领袖;首倡党抓武装的思想,培养了一批军事人才。
由于李大钊是河北人,他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阵地就在北京周边,河北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全国传播马克思主义最早的地区之一。从1920年开始李大钊就派人到河北各地传播马克思主义,如:派罗章龙等到唐山进行社会调查,与工人积极分子邓培建立联系,宣传马克思主义。派人到唐山的职工学校任教,向工人通俗讲解科学社会主义常识,启发工人的觉悟;先后派邓中夏、何孟雄到保定,在青年学生中宣传唯物史观、阶级斗争等马克思主义原理;还派罗章龙、史文彬等到石家庄、派何孟雄到张家口,与正太铁路、京绥铁路的工人交朋友,讲解工人受压迫的原因和革命道理。正是在李大钊的努力下,这个时期,河北各地出现了一批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社团。因为李大钊非常注重在产业工人中传播马克思主义真理,注重马克思主义和工人运动的结合,所以,河北的工人阶级觉悟也是最早的。

在党组织建设上,从1920年李大钊开始着手工作。1920年10月,建立共产党北京支部,李大钊任书记。河北成了李大钊建党活动的基地。河北早期党组织的建立都与李大钊有直接关系。李大钊派罗章龙到唐山发展邓培入党,并在1922年4月成立中共唐山地方委员会,邓培任书记,这是党在河北省建立的第一个地方委员会。1922年5月到1922年底,在李大钊和他领导的北京区委的指导下,张家口、石家庄、山海关、保定、磁县先后建立了党组织。李大钊不仅注重在工人和知识分子中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而且也开始到农村开展工作。1923年10月,他派已经在北京入党的弓仲韬建立了中共安平县台城村特别支部,这是党在全国最早建立的农村党支部。到1925年,有的省还没有党组织时,河北省的党组织已经遍及全省的主要地区。有资料显示,当时,全国的党组织大体分布在北京及周边、广州、上海、武汉、长沙、济南等六个地区。所以说,河北是马克思主义传播最早的地区,也是党组织建立最早的地区。

二、河北既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也是党领导工人运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非常注重领导工人运动,形成了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党在河北地区发动了一系列大的罢工。最早的是1922年7月长辛店铁路工人发起的京汉铁路北段工人大罢工。之后是山海关造船厂、唐山制造厂、京奉铁路、正太铁路等多起罢工。在河北大地上,党组织发动的、在全国闻名的最大的两次工人斗争,是开滦五矿工人大罢工和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1922年10月23日到11月16日,在中共北京区委和唐山地委领导下,开滦五矿3万多工人举行了历时25天的同盟罢工。后虽然遭到了军阀和帝国主义的联合镇压,只取得了部分的胜利,但这次罢工在中国工人运动的历史上有着重要意义。再一次就是京汉铁路大罢工。1923年2月1日,京汉铁路总工会在郑州召开成立大会,遭到吴佩孚的阻挠,工人立即组织全线罢工,这次罢工影响也很大,历时6天,从南到北铁路全部瘫痪,各地又纷纷声援,形成全国声势。军阀吴佩孚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工人领袖和罢工工人死伤、被捕多人。党为了保存力量,通过工会下令忍痛复工。在这次罢工中,地处京汉铁路北段的河北铁路工人全部投身到斗争中,长辛店、高碑店、保定、正定、邢台、邯郸车站全部瘫痪。这次罢工和前几次罢工性质有所不同,前几次属于经济性罢工,这次属于政治性罢工。
      就当时河北地区的工人斗争,目前国内出版的最具权威的《中国工人运动史》有这样的评价:“1922年下半年,北方区以铁路罢工运动和开滦煤矿大罢工为主形成的罢工潮,是当时全国罢工高潮中发展最快和成效最显著的地区之一。”
      那么,河北为什么成为了当时工人运动的主战场?综合有关史料分析,河北之所以成为工运主战场,有以下四条原因:一是,河北最早建立党组织,有工人运动的组织和领导者。没有党组织的工作,就不能有效地启发工人阶级的觉悟,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声势;二是,河北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介绍十月革命,这为开展工人运动奠定了思想基础;三是,河北是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产业工人集中,有开展工人运动的先决条件;四是,河北的工运与李大钊的具体指导是分不开的。他巧妙利用当时的环境和条件,为工人运动的发动奠定了组织基础。当时的政治环境与吴佩孚有关。在1922年5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结束后,吴佩孚控制了北京政府,提出了“保护劳工”的口号。在这种情况下,党就把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从上海迁到北京。同时,吴佩孚的北京政府宣称要开国会,制订宪法,党就利用这个机会提出了劳动法大纲,要求国会通过,最后虽然没有通过,但当时全国出现了劳动立法运动,也使得北京政府考虑工人的要求。党组织又借着吴佩孚要清除交通系政敌,在北方六条铁路设稽查员的时机,把共产党人安排进去。李大钊通过他的同学、吴佩孚的重要幕僚白坚武,提出了稽查员的名单,这样,张昆弟、何孟雄、包惠僧等共产党员成了稽查员,明着是监视铁路,暗着是发动工人运动。
      党组织领导的罢工斗争,有一部分胜利了,也有一部分失败了。这些斗争有重要的意义,也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首先,党组织领导发动的所有工人斗争都扩大了党的影响,展示了工人阶级的力量;其次,在领导工人罢工过程中,密切了党组织同工人阶级的联系,党组织的建设得到进一步加强;第三,这些罢工,特别是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给党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即: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旧中国,在帝国主义、反动军阀势力十分强大的情况下,没有革命武装,不同其他革命力量结成统一战线,仅凭赤手空拳的政治斗争,不能取得斗争的真正胜利。
       三、在第一次国共合作中,河北党组织主动帮助国民党建立各级党部,开展轰轰烈烈的大革命
       辛亥革命以后,国民党发动的革命一次一次地都失败了,可以说是屡战屡败。主要原因是缺乏群众基础。当孙中山正处在迷茫之中时,共产党也在寻求新的革命道路。国共之间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考虑合作的。当时,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使这次国共合作成为可能,即“两个需要、一个推动”:一个是国民党需要。孙中山的旧三民主义在中国推行不下去了,他需要联合国内的进步力量组成统一战线,实现国民革命;另一个是共产党也需要通过联合国内进步力量,实现党的最低纲领。      1922年,中共二大提出了民主革命纲领,也就是党的最低纲领,明确了反帝、反军阀、建立民主共和国的革命目标。但是,共产党刚刚建立,力量弱、没有武装,仅仅靠组织罢工等政治斗争,难以把反动军阀推翻,所以共产党也有联合进步力量的需求。虽然党的领导人在当时对于联合还不是特别注意,但是这个问题已经摆在了全党面前,因为党不能不考虑今后领导革命的路怎么走;再者,就是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全力推动。这一点在当时起了很大的作用。苏联看到在中国反抗帝国主义、推翻军阀统治靠国民党有困难,但是共产党的力量又比较薄弱,他们看到了联合起来的力量,所以苏联、共产国际推动了国共合作。当时的情况是,中国共产党已经加入了共产国际,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共产国际作出的决议必须执行。在共产国际作出国共合作的决策后,要求共产党与国民党合作。1922年8月底中国共产党召开西湖会议开始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争论很大,认识不一致,有的认为不应该合作,有的认为可以合作。但是看到共产国际做出决议要求共产党进行合作的时候,也就服从了。党通过三大,最后统一全党的思想,接受了共产国际关于国共合作的指示。对于共产党来说,这既是国内斗争的需要,也是在落实共产国际的决议。1924年1月召开的国民党一大,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正式形成。
       那么,国共合作在河北是怎样形成和开展的呢?为什么共产党人帮助国民党发展党员、建立党部呢?这与北方的社会情景有关系,也与李大钊有关系。因为当时国民党在南方的势力比较大,从中央到地方组织比较健全,而在北方势力比较弱,只在北京、天津的上层有一些个别组织和个别党员。而共产党方面,由于李大钊在北京发展党组织较早,北方各级组织也比较健全。国民党要发展,没有共产党的支持配合和帮助是发展不起来的。加之李大钊的身份也比较特殊,他既是共产党北京(北方)区委的书记,又是国民党的中央执行委员,亦即在北京为中心的北方地区包括河北,李大钊是共产党和国民党两党的领导人。所以这个期间在河北,国共合作的特点表现为共产党主动帮助国民党发展党员、建立党部。
       1924年,中共北京区委帮助国民党建立了直隶省党部和天津市党部。同年,保定、唐山都建立了国民党党部。随后,乐亭、容城、蠡县、满城、清苑、饶阳、安平、磁县等地都建立了国民党的党部。到1926年,直隶省建立了国民党县、市党部53个,区党部60个,发展党员5300人。在中共北京(北方)区委的帮助下,热河特别区建立国民党县、市党部8个,发展党员3500人。在察哈尔特别区共建立县、市党部6个,发展党员3200余人。这个期间,共产党在帮助国民党发展的同时也以国共合作为平台,积极发展自己的组织,除北京外,河北的中共党员已发展到2000多人。共产党联合国民党的力量,在合作时期共同推动了几件大事:迎接孙中山北上;开展国民会议运动;声援五卅运动;争取和联合冯玉祥的国民军;召开西北农工兵代表大会。这些运动声势浩大,影响颇深,对加速革命高潮的到来,起着重要的作用。
       河北国共合作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两党破裂得比较晚。1927年是一个多事之秋,有几个标志性的事件: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开始屠杀共产党人;奉系军阀张作霖在4月28日将李大钊等20多位革命志士绞杀;汪精卫在武汉于7月15日召开国民党中央分共会议,这标志着国共公开决裂。在这种形势下,中共中央于1927年12月31日命令共产党员一律退出国民党。但是,顺直地区的国共此后仍然保持一定程度的合作,一直到1928年6月蒋介石完全占领北方,中共顺直省委才要求中共所有党员退出国民党。
       关于河北地区的第一次国共合作有两个问题需要说明。一个是,共产党帮助国民党发展党员,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组织,为什么共产党发展党员的数量远远少于国民党党员数量?应该说,当时国民党员的发展,标准要求比较低,凡是拥护新三民主义、拥护推翻军阀的都可以加入,而共产党员的标准比较高。只有既承认党的最低纲领又承认党的最高纲领者,才能吸收成为共产党员。另一个需要说明的问题是,为什么河北国共合作破裂比全国晚?可以说,晚也有晚的特殊情况。如前所述,河北的国民党地方组织是以共产党为主体帮助发展建立起来的,许多共产党员在国民党的党部担任着重要职务。就其主导力量来讲,北方共产党的主导力量是比较强的。这个期间,一方面共产党借国民党的名义开展工作对自身发展是有利的,局面是由共产党控制着;另一方面,国民党的军队没有过来,国民党想分裂、迫害共产党也没有能力。所以,国共合作在河北又延续了半年多的时间。事实上,这对推动共产党的事业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白色恐怖笼罩河北,党内斗争异常复杂,党组织屡破屡建,革命斗争特别是农民运动风起云涌,河北是北方革命的中心区
       国共分裂后,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破坏,加上共产党内斗争复杂多变,中共河北省委遭受了多次破坏,其损失之惨重在党内十分罕见。1927年4月,李大钊遇难,北方区委遭到严重破坏,5月,中央决定成立中共顺直省委,从那时算起,到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十年间河北省委的班子重新组建和调整了二十余次,平均不到半年就调整一次。为什么河北省委班子调整这么频繁?至少有两个原因,一是国民党的残酷镇压和破坏;二是“左”倾错误的影响,党内斗争异常复杂。
       正因为河北地区共产党组织建立最早,分布最广,影响最大,所以国民党到北方以后,对共产党的镇压也特别残酷,河北省委受国民党破坏就达六次之多。1929年6月顺直原省委书记王藻文因对中央撤职不满,叛变,省委卢福坦、郭宗鉴、彭真、叶玉文等一大批干部被捕。1931年4月,改组后的河北省委再次遭到破坏,正在开会的省委13名领导全部被捕。同年6月,中共河北省委和北平市委又遭到破坏,省委书记殷鉴等20多人被捕。同年11月省委常委马辉之等四人被捕。1931年一年中河北省委三次遭到破坏。1933年5月省委又有11人被捕,其中省委书记施?被杀害。同年8月到9月,省委秘书长被捕叛变,省委组织部长被捕叛变,省委宣传部长等多人被捕。
       受党内错误思想特别是“左”倾错误影响,党内斗争异常复杂。从大革命失败以后,党内连续出现了三次(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左”倾错误,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左”倾错误不顾革命处于低潮的形势,一味强调“进攻路线”。“左”倾冒险主义在河北的推行,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当时河北发动的城市罢工、农村暴动,以及示威游行、飞行集会等,有些条件是不成熟的,有的环境并不具备,但“左”的思想就是不顾客观现实,盲目组织发动,脱离了群众,使党的组织不断地暴露在敌人面前,给敌人提供了破坏的条件。几次省委被破坏都是在传达中央文件、布置罢工时发生的。
       在这种形势下,河北党内斗争十分复杂。王藻文原来是铁路工人,大罢工时是骨干。1928年,蔡和森主持改组顺直省委,当时党内有一个标准就是强调领导干部工人化,这样王藻文被选为省委书记。王藻文在当年罢工中,表现确实不错,但他文化水平低,信念不坚定,存在着为钱而当官的意识,组织能力差;有些基层党组织对他不信任,一些党员脱离共产党而投到国民党组织中去,还有一些党员声明不接受省委领导。造成这么大的事件,必然要受到中央的批评。刘少奇、陈潭秋来顺直的时候把王藻文免职,但王藻文造成的影响没有平息,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为此,中央又派周恩来到顺直,在做了大量工作的基础上,再次重新改组顺直省委,才把当时的纷争平息。虽通过调整,暂时把矛盾平息了,王藻文又制造事端,跟省委要钱,省委没给他,他就威胁要去国民党那里告发,如果告发,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省委决定处决他。但由于除奸队的疏忽,他的老婆跑到国民党那去告发。这样,省委又遭到严重破坏。可以说,王藻文这一个人破坏了三届省委。
       还有受罗章龙成立中央非常委员会进行分裂活动的影响,造成河北党内的分裂。1931年初,罗章龙以反对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决议为由,另立中央。当然王明“左”倾是错误的,但是罗章龙另立中央也是错误的,给下面造成严重影响。当时的河北省委委员、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曹策脱离省委,另成立“河北省紧急会议筹备处”,各市县都跟着学,这样河北党内就产生了分裂。尽管中央果断做出解散“筹备处”、开除曹策党籍的决议,使一些被欺骗的党员觉悟过来,但分裂分子的大肆活动,暴露了党的组织,许多同志因此而牺牲。
       就是在国民党的残酷镇压和党内不断出现错误干扰的情况下,河北绝大多数党员干部信念坚定,不怕牺牲,党组织屡破屡建,党的工作一刻也没停止过,多数省委领导表现出了对党的无比忠诚。1929年6月王藻文叛变,省委书记卢福坦等被捕,组织部长张金刃毅然站出来组织临时省委;1931年4月省委又一次被破坏,阮啸仙与廖划平一面向中央汇报,一面组建临时省委,阮啸仙代理书记;1931年6月省委再次被破坏,省委常委马辉之、省委委员刘锡五等又组成临时省委;1931年11月,由于叛徒出卖,省委书记马辉之等四人被捕,省委委员施?、曾健等自动组成临时省委。河北党组织和广大党员为了党的事业,就是这样临危不惧,勇往直前。
      还有一个事例令人感动:1935年2月,高文华担任河北省委书记,6月又兼任北方局书记,他的妻子贾琏也是地下党员,在省委机关负责联络和财务工作。由于当时上海中央局遭到国民党的破坏,省委与中央失去了联系,中断了经费来源,党组织活动陷入困境。为了渡过难关,夫妻俩商量,将惟一的男孩卖掉(因男孩比女孩的价钱高),换来50块大洋,维持了省委3个月的活动,而他们的孩子直到解放也没能找回来。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国家水产部部长的高文华,在晚年回忆这件事的时候还是那样淡然。他说:“卖子筹经费,靠的是一种信仰支持。我坚信马克思主义是真理,困难是暂时的,逆境是可以扭转的。有了这个信仰,哪怕是个人的生命、血肉之躯都可以奉献出来。”这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的高贵品质,他无私无畏、勇于牺牲的奉献精神也让后人肃然起敬。
       尽管河北党组织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工作,但党领导的斗争从未间断。在这期间,河北党组织领导的有工人运动、有学生运动,但特别突出的是农民运动。1927年10月发动玉田农民暴动。党组织动员全县两万多人携带大刀、长矛攻占县城,在北方打响了武装反抗反动军阀的第一枪,武装起义后虽失败,但产生的影响却很深远。之后发动的还有完县(今顺平)、磁县、灵寿、水泉、迁安、高蠡及冀南等一大批农民暴动,影响都很大。尤其是阜平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当时产生了非常大的轰动。1931年7月红军二十四军进入阜平,建立了华北第一个苏维埃政权,组成了工人、农民、教员、商人参加的政权,解除地主武装,没收地主财产,虽然仅存在半个月的时间,但它教育鼓舞了群众,推动了党组织的发展,为以后敌后抗日根据地建设准备了条件。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河北省委与中央北方局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作为共产党领导北方革命的中心区,既分管着河北地区和热河、察哈尔两个特委,还有陕甘及河南北部。
       五、河北是除东三省外,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摧残时间最长的地区;抗日战争时期,河北是八路军敌后抗战的主战场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仅4个月,日本便占领了东三省。1933年元旦,日本炮轰山海关,开始入侵河北,到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河北受日本侵略的时间是十二年零八个月。
       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河北人民遭受了巨大的苦难和损失。日本侵略军制造的屠杀和惨案就达上百起,惨不忍睹。仅一次上千人的惨案就有梅花、成安、潘家峪、潘家戴庄等多起。其中,成安惨案5300余人被杀,多户杀绝;藁城的梅花惨案一次被杀1547人,42户杀绝,烧房600余间;潘家戴庄被枪杀的、活埋的1110人,烧房子1030间;潘家峪惨案被枪杀1230人,31户被杀绝,1100多间房屋被烧毁。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全省伤亡223万4千余人,约占全国伤亡总数的7%。
屠杀越残暴,反抗越强烈。河北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作出了重大贡献。在全面抗战之前,河北大地有两支抗日队伍值得永记。一支是冯玉祥领导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1933年5月,通过共产党组织多方做工作,冯玉祥将军与共产党建立了密切合作关系,300多名共产党员参加了同盟军,成为骨干,使队伍得到社会各界支持,发展到10万多人。同盟军主动出击,连克康保、沽源等,收复多伦,把日伪军驱逐出察哈尔全省,震惊全国;另一支队伍是兴隆县孙永勤领导的农民起义军。这支起义军在中共遵化县委的帮助下,改编成抗日救国军,部队发展到了5000多人。在恶劣的环境中,队伍浴血奋战,打死打伤敌人数千人,将抗日火种播撒在长城内外。1935年5月,孙永勤壮烈殉国,在同年8月中共中央所发表的《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中,被誉为“民族英雄”。
       全面抗战爆发后,八路军主力进入河北,先后建立起北部的晋察冀根据地和南部的晋冀鲁豫根据地。两大根据地包括若干小的根据地,形成一片。晋察冀根据地是敌后建立最早的根据地,曾被党中央誉为“敌后模范的抗日根据地”,而晋冀鲁豫根据地则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根据地,总面积、总人口占到了华北的1/5和1/4。此外,河北东部还建立了冀鲁边抗日根据地(属山东抗日根据地)。可以说,这些根据地基本囊括了河北全境。
       进入河北的八路军主力分别是115、129和120三个师。115师进入河北西部,129师进入冀南平原,120师进入冀中平原。三大主力在河北境内,充分利用环境,开展斗争,打击敌人,如:齐会战斗、大龙华战斗、陈庄战斗等等,均取得胜利。特别是黄土岭伏击战,击毙了日军中将阿部规秀,震惊日本,连日本的上层都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这也是八路军打死日军的最高将领。
       为配合党中央建立抗日根据地和八路军主力的活动,河北党组织带领人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斗争。比如,1938年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参加人数达20多万,其中地方武装10万,波及21个县,攻占了9个县城,摧毁了日伪全部设施。还有冀中的河北游击军,在党组织的领导下,仅半年时间就扩充六七万人,与吕正操的队伍汇合连克5个县城,消灭了大量日伪军。这在全国抗战初期是不多见的。
       河北人民还用无穷的智慧,因地制宜,创造出了很多独特的战法,如地雷战、地道战、水上游击战、麻雀战等等,都给日本侵略者以很大的牵制和打击。
河北人民对抗日的贡献,还表现在参军参战上。抗战初,晋察冀所属正规部队进入河北的时候只有3000余人,后来发展到了32万人,民兵发展到了90万人;晋冀鲁豫的正规部队由9000人发展到了30万人,民兵发展到了40万人(上述数字包括山西、山东、河南的一部分)。这些人民的武装力量,不仅取得抗战的胜利,也为解放战争奠定了基础。
       关于河北抗日根据地的贡献,还有一个情况需要说明,就是冀热辽部队先机进入东北。在日本宣布投降之后,国共之间在争夺东北问题上进行着激烈的较量。当时处于抗战前沿阵地的冀热辽部队率先挺进东北,占领山海关、锦州?,进入沈阳。随后冀热辽军区16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飞到延安向中共中央汇报了东北的情况。这为中央作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决策提供了依据。而这一战略决策的实施,影响了整个解放战争的进程。

(安树彦,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袁主任、唐山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本文系根据作者于2009年10月20日、11月24日,分别在中共河北省委党校和石家庄市委所作党史知识专题讲座的讲稿整理而成,曾刊载于2010年第1期《党史博采》杂志。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0
[关闭窗口]